所有文章 > 正文

论文被撤几年后仍然有人引用,引用量甚至比撤回前更高?撤回时间长达27年

作者: 学术君 Jansfer

时间: 2019-05-21 19:42

学术界的激烈竞争和出版热潮,多次导致科研成果和结论存在缺陷。其中一些是无心之失,但很多都是故意的科学不端行为。一项研究表明,76%的撤回是由于从某一特定期刊上撤回的论文中的科学不端行为造成的。2012年的另一项研究发现,约67%的撤回可归因于不端行为。

这种行为俨然违背了科学的根本目的——追求真理。

去年,哈佛大学撤销前心脏病专家Piero Anversa 31篇造假论文事件轰动了整个学术界,他在2001年凭借一篇论文《Evidence That Human Cardiac Myocytes Divide after Myocardial Infarction》声名鹊起,声称与科学共识相反,心肌可以再生。如果这是真的,该研究将对全世界的患者具有重大意义。但是在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无法重现他的结果后,Anversa的研究受到了广泛的质疑,2014年,哈佛大学医学院和附属布里格姆妇女医院开展对Anversa实验室工作的调查。经过一系列调查后,2018年,哈佛大学宣布撤销他的31篇论文,并主动要求相关期刊撤稿,认罚1000万美元。

这件事似乎到此就结束了,人们更关注的是撤了多少篇稿件以及被撤稿人的知名度或者结局,却不在意这些被撤稿件的下落,其实,它们有些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被撤”。

2009年,人们发现美国麻省Baystate医学中心前主任Scott S. Reuben在许多论文中编造了数据,后来他被撤稿25篇,并因其罪行在联邦监狱服刑六个月。springer link上发布的科学与工程伦理期刊上表明,研究员检查了Scott S. Reuben的论文在撤回后5年内的被引用量。

而检查的数据显示,即使官方宣布论文已被撤回后5年,Reuben的文章仍有近一半是存在的,仅有25.8%的引用文章清楚地表明Reuben的论文已被撤回。年度引用率从2009年的108降至2014年的18; 但是,正确表明撤回状况的出版物百分比也有所下降。

奥地利格拉茨医科大学的研究作者Helmar Bornemann-Cimenti表明:“事实上,撤回出版物仍然是我们科学界一个持续存在的问题,尽管多年来撤回出版物的引用总数正在减少,但正确标注的引用率下降幅度更大。”

Retraction Watch(http://retractionwatch.com/)是对学术撤稿这一专题进行持续报道与分析的最重要的国际网站。该网站上列出了截至2018年10月为止,10篇引用量最高的撤稿论文,你会发现有些论文在被撤回后引用量反而变高了。

被撤稿后引用量排名TOP10的论文


1.由Web of Science索引的期刊总引用量:1917

论文名:Primary Prevention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with a Mediterranean Diet. 

期刊:N Engl J Med April 4, 2013

撤回年份:2018年

撤回前引用量:1792

撤回后引用量:79

2.由Web of Science索引的期刊总引用量:1255

论文名:Visfatin: A protein secreted by visceral fat that mimics the effects of insulin. 

期刊:SCIENCE, JAN 21 2005

撤回年份:2007年

撤回前引用量:224

撤回后引用量:977

3.由Web of Science索引的期刊总引用量:1206

论文名:Ileal-lymphoid-nodular hyperplasia, non-specific colitis, and pervasive devel  opmental disorder in children. 

期刊:LANCET, FEB 28 1998

撤回年份:2010年

撤回前引用量:647

撤回后引用量:512

4.由Web of Science索引的期刊总引用量:1103

论文名:An enhanced transient expression system in plants based on suppression of gene silencing by the p19 protein of tomato bushy stunt virus. 

期刊:PLANT JOURNAL, MAR 2003

撤回年份:2015年

撤回前引用量:900
撤回后引用量:201

5.由Web of Science索引的期刊总引用量:887

论文名:Purification and ex vivo expansion of postnatal human marrow mesodermal progenitor cells.  

期刊:BLOOD,  NOV 1 2001

撤回年份:2009年

撤回前引用量:578

撤回后引用量:289

6.由Web of Science索引的期刊总引用量:862

论文名:TREEFINDER: a powerful graphical analysis environment for molecular phylogenetics. 

期刊:BMC EVOLUTIONARY BIOLOGY, JUN 28 2004

撤回年份:2015年

撤回前引用量:748

撤回后引用量:114

7.由Web of Science索引的期刊总引用量:811

论文名:Viral pathogenicity determinants are suppressors of transgene silencing in Nicotiana benthamiana. 

期刊:EMBO JOURNAL, NOV 16 1998

撤回年份:2015年

撤回前引用量:769

撤回后引用量:40

8.由Web of Science索引的期刊总引用量:725

论文名:Spontaneous human adult stem cell transformation. 

期刊:CANCER RESEARCH, APR 15 2005

撤回年份:2010年

撤回前引用量:318

撤回后引用量:383

9.由Web of Science索引的期刊总引用量:722

论文名:Combination treatment of angiotensin-II receptor blocker and angiotensin-converting-enzyme inhibitor in non-diabetic renal disease (COOPERATE):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期刊:LANCET, JAN 11 2003

撤回年份:2009年

撤回前引用量:547

撤回后引用量:127

10.由Web of Science索引的期刊总引用量:622

论文名:A pleiotropically acting microRNA, miR-31, inhibits breast cancer metastasis.

期刊:LCELL, JUN 12 2009

撤回年份:2015年

撤回前引用量:494

撤回后引用量:121


我们不难发现,这些撤回后引用量依旧很高的论文基本上属于生物医学类。

数据科学爱好者Bhumika Bhatt于2019年2月使用Eutilities收集了PubMed的数据(一个免费的生命科学和生物医学出版物搜索引擎),公布的数据可能不完整,因为并非所有关于撤回出版物的信息都可以记录在网站上,但假设结果仍然具有统计学上的有效性,并将其推广到实际情况。

生物医学文献中撤回数量不断增加

根据PubMed的数据,截至2019年2月5日有6,485份出版物被撤回。Nature的一项调查中显示,近70%的被调查生物学家未能复现其他人的实验,据50%的受访生物学家认为,最多只有70%的研究是可复现的。

根据最近发表在“分子与细胞生物学”上的一项研究,有大约35,000篇论文因不适当的图像重复而够资格被撤回,但这只是撤回的众多原因之一。其他原因包括抄袭、数据制作、数据不可靠、重复出版、没有道德批准以及虚假同行评审等等。因此,撤回的6845份出版物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上图表明了2000年代中后期的撤稿数量急剧增加,近年来最大。


用论文发布时间减去撤销时间,得到撤回论文所需的年数。从下图可以看出,某些论文的撤回时间长达27年,论文的平均撤回所需年数为3.7年左右。

中国在2010年中期收回的生物医学论文数量急剧增加


她又分析了以国家为单位的数据。这些数据很混乱,很多作者只提供他们的大学或学院名称而没有国名,很多时候国名以各种形式出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她使用SPARQL从Wikidata获得了一份包含102958个组织的名单,其中包括全球范围内的各个大学、研究所、工程学院、国际组织、医院、企业、研究中心和科学院的名称(可能是生物医学研究的所有地方),并寻找相应的国家。

当前的科学研究在性质上越来越具有协作性,因此单篇论文的作者可以来自不同的机构以及不同的国家。因此,对于每一份出版物,她都为附属国家保留了独特的价值。从下图中可以看出,大部分撤回来自单一国家,而国际出版物的撤回文件在2005年才开始出现,仍然仅占撤回总数的4.6%。

撤回的论文来自98个国家,美国、中国、日本、印度和德国占据前五位。

如果我们放大这5个国家的表现,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在2010年中期收回的论文数量急剧增加(即那段时间发表的论文),这与其增长率和出版速度相关。

从本世纪初到2015年,中国的出版率已经飙升了近15倍。随着科学基金的增加以及汤森路透科学引文索引(SCI)索引的期刊发表的竞争同时增加,这对于中国科学家的职称晋升和研究补助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这种SCI期刊上发表的不道德手段已经发生。这种不公平的手段包括购买作者身份,通过发布已经发表的中文论文的英文翻译,假冒同行评审,代笔和购买论文版权。

随着撤回数量的急剧增加,2017年,中国政府采取零容忍政策来控制科学不端,这包括在不同时期禁止欺诈性研究人员,取消奖励和荣誉,收回研究经费,取消广告销售论文的网站,以及调查参与销售纸张的第三方机构。中国的政策是否有助于减轻撤回的负担还有待观察,因此可以作为其他国家的标杆。

虽然上述国家撤回记录有助于我们了解哪些国家撤回数量最大,但同样重要的是要检查哪些国家的撤回率最高。在这方面,安圭拉,阿鲁巴和圣马力诺等国占据前三,他们共同发表了不到300篇文章,每篇文章都有1篇撤稿。

为了避免让那些没有许多生物医学研究文章的国家,她设定了一个国家发表的论文至少有10,000篇的门槛。在这一门槛下,伊朗、突尼斯、印度、乌克兰和中国成为了撤稿率最高的国家。根据2018年的一份报告,伊朗80%的撤回文件是因科学不端行为而被撤回的。

虽然作者是任何科学出版物中的主要负责人,但出版期刊和编辑也有责任阻止发表受损的研究或至少以积极态度收回这些出版物。

根据国际出版伦理委员会(COPE)所提倡的撤稿原则,撤稿消息应放在原发刊电子版和印刷版中的明显位置,而所有跟撤销论文相关的在线版本,不管是摘要、全文或是PDF文本,都应标注“已撤 销”(retracted)字样和撤稿原因。

科学网上某位不具名学术期刊负责人表明:“出版商不可能全世界去通知文章已撤掉,只能保证自己先把文章撤下来并标注清楚,其他人如何做,出版商控制不了。”上述不便具名的人士指出,尤其是在很多刊物已经开放获取的情况下,读者会在不同数据库和网站平台上看到所需文章,甚至搜索结果会直接链接到论文的PDF文档,如此一来,读者就跳过看到撤稿信息的机会。“而这些非商业途径的传播又并不违规。”

但这些并不能成为学者引用被撤稿件的借口,如果作者引用的是原发刊数据库中的文献,就很容易知道引用文章的具体情况。除了追根溯源,还应该及时跟踪学术前沿。“这是一个情报素养的问题,涉及到人们对各种文 献、信息的敏感性和判断的及时性。”岳卫平指出,一个优秀的学者不能仅仅是低头搞研究,还要了解所在学科领域中发生着什么。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看到随着年份的变化,作者、国家和撤稿率最高的期刊的数量是如何变化的。这些论文在最坏的情况下可能导致对患者的错误医疗。而且,所有这些都降低了公众对科学的信任。

虽然撤回暴露了科学的黑暗面,但剔除不良科学的积极方面是科学家和其他参与这一领域的人愿意纠正他们的错误并保持科学的神圣性。

参考内容: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6/1/336567.shtm

https://towardsdatascience.com/on-retractions-in-biomedical-literature-1565e773559e

http://retractionwatch.com/the-retraction-watch-leaderboard/top-10-most-highly-cited-retracted-papers/

[关于转载]:本文为“学术头条”原创文章。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保留文章标题及内容,不得删改、添加内容绕开原创保护,且文章开头必须注明:转自“SciTouTiao”微信公众号。谢谢您的合作。

二维码 扫码微信阅读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