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正文

性别、年龄、好友数和加入群数与个人发红包倾向的关系

作者: 袁源

时间: 2019-06-12 14:24

本文主要分析各类因素与个人发红包倾向的关系。

具体方法上,我们使用“随机置换实验”,也就是对照组实验。随机置换实验 是指把每个红包发送者随机等概率地置换成某一个群员,置换前实际的发红包 人员及次数分布情况,由于我们有 61,501,863 条发红包的大规模数据,这种随 机置换后的情况能够代表假设所有人放红包倾向无差别时的情况。

通过比较置换前后的差别,我们能分析出哪些人有更喜欢发红包的倾向。

性别、年龄和群规模

如图3.7所示,(a)(b) 分别代表男性和女性的情况,横坐标所在代表群人数,纵坐标代表年龄,方框内体现的数值为该类型的人的发红包倾向,即样本中,每个时间段符合该条件的发送者的次数,除以假设当红包发送者是完全随机时,符合该条件的发送者数量期望(即样本本身分布的反映值)。每个方块内的颜色对应的数值如图旁的光谱所示,颜色越偏红,表示该条件下的群员发送红包的倾向越大,越蓝表示这种倾向越小,背景深蓝表示属于该区间内的样本很少(期望出现的次数小于 1000 次),统计出来的这种倾向易出现偏差,故舍去。

对比着两张图,我们有如下发现:

首先,男性整体的发红包倾向要大于女性。对比两张图,可以看出男性的红色区域明显比女性多,且我们设置的男性的最大值倾向比女性还更大。这也跟男性爱好竞争、更风险偏好的社会学结论相一致。

其次,30-50 岁人群的发红包倾向明显大于20 岁以下人群,图中的红色和黄色区域基本集中在前者,而青少年人群的发红包倾向较低。这也与两者的收入状况、社会地位相一致。

有趣的是,我们发现男性的偏红区域整体而言要比女性靠右。这说明,当群规模越大时,男性发送红包的倾向越大,而女性更倾向于在小群体中发红包。 一种社会学上的理解是,男性是事业型导向,而这样的群组更容易是大群,女性是感情型导向,而这样的群相对会更紧密、规模相应也较小。

好友数、加入群数和群内网络结构地位

如图3.8所示,我们从 (a) 可以发现, 浅蓝色为随机样本的好友数的分布,我们发现峰值在 50 左右,而深蓝色所示的观察样本的好友数分布的峰值在 100 左右,直观上发现,发红包的人的好友数相对较多。


为了对比观察样本和真实样本,我们将观察样本数除以随机样本,得到灰 色虚线——好友数为 x 轴取值时的发红包倾向。我们发现,当好友数小于 150 时,这种倾向在递增,而超过 150 之后,人们的发红包倾向不再增加。这与我们 “邓巴数”的 150 十分吻合。我们猜测,让一个人的微信好友数超过 150 时,再增加好友,他不会有更多的精力去投入于发红包等微信上的行为。也就是说,一个 150 个好友的用户和 250 个好友的微信用户,如果其他变量控制好,他们的发红包倾向将一致,也就是说,其实后者多出的 100 个好友,并不会促进他发红包的 这种行为。我们称这个为微信上的“邓巴数”。

在加入群数这一指标中,也有类似现象。在加入群数小于 20 时,一个人的发红包倾向会随着加入群数增加,然而,当加入群数达到大于 20 时,这个人的发红包倾向不再随之增加。我们推测,一个人在微信最多维护 20 个常用群,超过这个界限之后,由于精力有限,多增加的群也不会使得他的发红包的倾向的增加。由此可能衍生的研究是,人们在社交媒介能保持活跃的群组有多少,这个与“邓巴数”有何关系?

此外,我们在加入群数和 PageRank 值上也发现类似现象。即在群内的 PageRank 值在 0.1 以下时,发红包倾向会随着 PageRank 值上升而增大,然而一旦超过这个值,倾向将不会随着 PageRank 的值的增大而继续增加。

极端年龄分布

下面我们再关注群内极端年龄分布与发送红包行为的关系, 我们考虑群内最大、最小的人的年龄会怎么影响人们当主动者的倾向。结果如图3.9所示,具体颜色意义解释同前面所述的其他图标。

首先,总体而言,偏红区域几乎都在 35 岁人群以上,也就是说,中年人的发红包的倾向性明显。其次,当群内存在青少年(如 20 岁以下)和长辈(50 岁 以上)时,中年人的该区域的红色状态最为明显。也就是说,群内有长辈和晚辈时,中年人会有更大的动机,在群内发更多的红包。这也体现了中年人的兼负抚养和赡养的责任,也符合红包本身的意义,即长辈给晚辈,或者给老人。


相比于中年人,青少年如果在有长辈的群内时,他们发送红包的倾向极低。 这也与他们作为在社会上常作为红包的接收者而非发送者相一致。

自我中心网络

最后我们关心每个人在群内自我网络(即度与邻接三角形 个数),与发红包的倾向的关系。如图3.10所示,纵坐标为度(群内好友数)与群内最大可能的好友数的比,横坐标为邻接三角形可数与度固定时可能最大的邻接三角形个数的比。

统计结果如图3.10所示。首先,度越高的人,也就是群内好友数越多的人, 他们的发红包倾向越大,也就是说熟人可以使得人更愿意去投入金钱换取稳固 的关系。

其次,我们发现,当度一定时,邻接三角形三角形个数越少,这个人发红包的倾向越大。度一定而邻接三角形少,说明这个人在群内的起到了更多的沟通作用。若群中没有这样的人,其他的将难以通过中间人熟识。社会学上称这类人为“结构洞”(structural hole spanners)。为了使得群内不熟识的人沟通得更好,这类结构洞有更大的发红包的意愿来维系群内好友关系。而当一个人的群内好友都互相熟识的时候,他的发红包的倾向反而还受到了抑制,所以图中每行的最右颜色均相对偏蓝。

总结本小节,主要发现有:

  • 男性发红包的倾向大于女性。而且男性在大群中的发红包倾向大,女性在小群中的发红包倾向大。
  • 中年人群的发红包倾向大于青少年人群。且群中有老人或小孩时,他们的发红包倾向将更大。
  • 在微信总好友数低于 150 时,一个人的发红包倾向会随之增加,一旦超过这一阈值,倾向将不变。在加入群数低于 20 时,一个人的发红包倾向会随之增加,一旦超过这一阈值,倾向将不变。这说明 150 个好友和 20 个加入 群数会是一个人真实的维系好友、群聊的一个估计值。
  • 一个人群中好友数越多,则发红包倾向越大。但好友数固定时,他的好友互相熟识度越低,这个人的发红包倾向越大。


[关于转载]:本文为“AMiner”官网文章。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保留文章标题及内容,不得删改、添加内容绕开原创保护,且文章开头必须注明:转自“AMiner”官网。谢谢您的合作。







二维码 扫码微信阅读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