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正文

有意思啦!MIT研究人员借助微信红包,来研究人类的利他主义

作者: Jansfer

时间: 2019-07-16 16:00

“利他主义”一直是行为生物学家们所面临的难题。近期史上规模最大的“回馈”行为研究照亮了前行的道路。

相关资讯:
从“八卦”中获取灵感,研究人员发现了加快网络信息共享的高效算法

AI读心术!亚马逊的Alexa正通过声音预测人类情绪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利用手机“闲置算力”寻找抗癌分子

2014年,微信从中国“压岁钱”传统中得到启发上线了红包功能。得益于此,我们可以在微信上给家人和朋友发红包,这也带给了我们很多乐趣。

但发红包程序存在着这样一个问题——红包中的钱不会被所有抢红包得人平分而是被随机分配,红包被抢完后所得金额会公布出来,分到的钱最多的那个人就是“运气王”。

这种机制可以帮助进行一些不同寻常的研究,抢红包的人常常会把自己一部分因为好运得到的钱再通过红包发出去,这就是“回馈”行为。但我们对于这种行为知之甚少——它从何而来?人们又会怎么回应?得到和给予的量是否正比?

我们现在所做出的一些改变还要感谢麻省理工学院的Yuan Yuan和他的同事们。他们在这个首次大尺度回馈行为的研究中研究了340万微信红包使用者的线上行为。他们的工作为亲社会活动提出了独特的见解,这会对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Yuan Yuan和他的同事们认为正是微信的随机红包机制让他们的自然实验得以进行。

回馈现象是人类合作行为边界的一部分。多年来,合作行为的起源让行为生物学家感到困惑,因为他们认为所有生物都应该是自私自利的。但是各种研究表明,合作行为对每个人都是有利的,它可以总结为“你扶我一把,我也会扶你一把”。而回馈行为则不能用这种看法来解释,因为付出着并没有被保证一定会偿还。事实上,回馈行为可以概括为“如果我扶你一把,你会扶别人一把吗?”

在这一领域的研究因在生活中观察回馈行为的困难而顿足不前。做过唯一一次研究是在人工环境中进行的小规模研究,而且只是对学生,这并不具有代表性。所幸微信红包应用程序收集了大量现实生活中的数据,从2015年至今,这些微信红包使用者共同分发了3600个万红包,价值1.6亿人民币,整合美元2400万。

在Yuan Yuan和他的同事调研中的一个关键问题是抢红包的人是否在别人的激励下发红包?——也就是说,这种亲社会行为是否具有感染性?

答案是抢红包的人确实给出了他们的好运气。Yuan Yuan等人说道:“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抢到大红包的人发出的平均金额是他们收到的金额的10.34%,而抢到运气王的人发红包的概率是其他人的1.5倍。”这种现象的成因尚不明了,他们猜测可能是红包金额所有人可见的缘故导致抢到红包的人承受着社交压力。

另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人们为什么要进行回馈活动。可能是因为这会增加发红包的人从这种行为中获利的机会。实际上,这种回馈行为的爆炸式连锁反应所形成的氛围也不难想象。但是这种担忧并没有在微信红包中发生,相反,平均每个发红包的人大约能收回红包中包含的金额3%,这表明某种利他主义在起作用。

这项有趣的工作揭示了这种亲社会行为机制的一部分,而下一步是找到在其他情况下研究这种行为的方法。这可能会有很大的难度,因为许多类型的回馈行为很难监控,而且西方社交媒体公司尚未在他们的平台中包含类似微信红包的功能。

尽管如此,近年来回馈行为已经广泛流传,并得到了世界各地各种非营利组织的推动,甚至还拍了一部同名电影。大家都在希望通过对这种行为的研究可以对人们的互动方式和整个社会产生实质性的积极影响。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参考: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613926/wechat-is-running-a-natural-experiment-in-human-generosity/amp/?__twitter_impression=true&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关于转载]:本文为“AMiner”官网文章。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保留文章标题及内容,不得删改、添加内容绕开原创保护,且文章开头必须注明:转自“AMiner”官网。谢谢您的合作。

二维码 扫码微信阅读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