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正文

日本,下一个武汉?公主号危机加重,疫情急剧蔓延,医疗资源紧缺,聚集活动却照常举行

作者: 学术君

时间: 2020-02-20 08:33

截止 2 月 18 日晚 22 时,日本已确诊新冠病毒感染者 616 例,成为了确诊人数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确诊国。作为曾经战疫期间用「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感动无数国人的口罩捐赠大国,日本究竟怎么了?

20200227000001.jpg
悄无声息的蔓延

新冠病毒在日本国内开始悄无声息的传播,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

2020 年 1 月 22 日,一位住在神奈川县的 80 岁左右日本女性身体感觉不适。

1 月 28 日该病人到医院就诊。因为在这之前,各大医院对「没有去过中国,没有与中国人接触」的发烧咳嗽病人,都按照普通感冒来治疗,并没有采取隔离,也不会做新冠病毒的感染监测,医生只是给出了回家观察的建议。

2 月 12 日,这名女性呼吸状态突然出现恶化,这时医院才开始对其进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检查。

2 月 13 日,该女性死亡,同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检查结果呈阳性。这是日本的第一例因新冠病毒而死亡的病例。

同一天,这位老太太的女婿,一位 70 多岁的东京出租车司机,被确诊感染。更可怕的是,这名司机也成了传播者,在发烧之前密切接触并传染给了 8 个人。

20200220084915.jpg

第一例死亡病例的分析

同样还是 13 日,日本和歌山县一名医生被感染。据称,他在自己感觉到发烧症状后,还曾到医院上班。随后,这个医院又有 2 名患者和 2 名医生被感染,加上这名医生的妻子,和歌山地区这一个案的感染人数就达到 5 人。

对于第一名医生是如何被感染的,日本和歌山县知事仁坂吉伸也表示无从得知。「不知道从哪开始传染,这一点是最令人无奈的」。

2 月 14 日,日本国内新确诊了 7 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冲绳县、北海道以及爱知县等地均为首次确诊。而这些出现的病例中,大部分都是无法追踪到感染途径的病例。

20200220084916.jpg

WHO 高级顾问进藤奈邦子 14 日在横滨一场新冠肺炎紧急研讨会上说,「现在更令全球担心的,是日本了。」这句话广为流传,并不断被这两天的情况所印证。

2 月 15 日,情况似乎持续恶化。据日本放送协会(NHK)统计的数据,这一天,除「钻石公主」号邮轮外,日本共新增确诊病例 12 例。

2 月 16 日,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国内的感染者达到了 40 例。2 月 17 日,这一数字达到了 65 例。

截止 2 月 18 日晚 22 时,日本国内出现确诊病例 74 例(数据来源 NHK)。由于常态化的信息缺乏,而卫生人员却又没能从患者口中找到信息补上细节,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对疫情的担忧。

就在同一天,日本白鸥大学教授冈田春江在参加朝日电视台节目录制时表示:「10 天之后,日本的病例数也许会超过 10 万人。」这句话让整个录制间一片哗然。

如果不幸被他预测中的话,日本则真的会成为「第二个武汉」

「公主」的危机

钻石公主号是由英国公主邮轮公司拥有和经营。它于 2004 年 3 月开始运营,主要在北半球的亚洲和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巡游。

20200220084917.jpg

钻石公主号官方展示图

2016 年 2 月,钻石公主号邮轮经历了一次由诺如病毒引起的胃肠炎事件,致使船上 158 名乘客和机组人员患病。

后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钻石公主号都平稳的穿梭于各个国家之间,但最近情况不同了。

2020 年 1 月 20 日,来自香港的 80 岁客人在横滨出发,航行了一部分行程,并于 1 月 25 日在香港下船。离开船后六天,他去了香港一家当地医院并于 2 月 1 日确诊为新冠肺炎。

随后 2 月 3 日,钻石公主号停泊在日本横滨港,当时船上约有乘客 2666 名以及 1045 名船员,总人数达到 3711 人。

从 2 月 5 日起横滨港附近开始为期 14 天的「海上隔离」。所有的乘客被要求在房间里,不允许外出,一日三餐是通过船员送到房间门口。与此同时,日本厚生劳动省开始对船上人员进行检疫工作。

20200220084919.jpg

钻石公主号停靠横滨港进行为期十四天的隔离

虽然公主邮轮方面表示,目前乘客可在每日菜单上选择食物和饮料,由船员直接送至舱房。部分乘客可以拥有固定的户外活动时间。乘客在户外活动时,船员会对舱房进行彻底清洁,包括换洗干净床单和毛巾。

但是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邮轮上的确诊人数陆续上升。到了 12 日,确诊病例已经达到 174 例。同日,一名负责检查船上乘客的日本卫生官员也被检测出病毒阳性。

在所有空气流通都得靠中央空调的邮轮里隔离,病毒会通过气溶胶迅速传播。到了 2 月 15 日,邮轮上共确诊 285 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其中包括了一名日本卫生官员和一名负责搬运病人的日本消防员,确诊患者中有 73 例确诊患者是无症状病例。

2 月 16 日确诊人数突破 300 例达到了 355 例,17 日确诊人数达 454 例。而且,更加糟糕的事情是船上的隔离环境变得越来越差。医疗资源缺乏是首要问题。据船内人员披露,室内的床单,卫生都已经一周没有换,没有打扫了。

截止 2 月 18 日晚 22 时,钻石公主号确认感染人数达 542 人(数据来源 NHK),其中包括 254 例无症状病例。

20200220084911.jpg

「钻石公主号」邮轮确诊人数逐渐增加

本来指望隔离 14 天后,一切都能过去,结果却是异乎寻常的糟糕,豪华邮变成「恐怖邮轮」。

目前,中国香港地区及美国、加拿大、意大利政府都已与日本政府就撤离邮轮上的本地区居民进行谈判。在 2 月 17 日凌晨,美国两架包机已经载着「钻石公主号」上没被感染的美国人离开日本。

根据最新的消息,2 月 19 日新的一批检测为阴性的乘客也可以离开邮轮。但剩下的乘客这艘命运的巨轮会将他们载向何处,依然是一个未知数。

日本的医疗卫生实力

根据 2018 年 WHO《World Health Report》报告中的数据显示,日本医疗水平位列世界第一。

但由于疫情突然爆发,准备工作并不是十分充分,造成目前资源紧缺的状况正在逐渐加剧,不过政府也在出台多项措施弥补现有不足。

比如口罩供应,在帮助中国抗疫过程中,日本民间和一些地方政府捐赠了不少口罩等医疗物资,但现在日本自己也面临短缺。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国内医疗机构一个月需要大约 1 亿只口罩,但其中七成都是海外生产。而且大部分 N95 口罩还是来自中国制造,日本国产口罩在原料上也比较依赖中国。

现在中国自己已经十分紧张,日本的进口陷入停滞。医疗资源紧缺马上变成日本抗疫的一道难题。

针对口罩供应不足的状况,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将向口罩制造企业发予补助金。政府希望将口罩生产速度提升至现在的约 1.5 倍。目前国内已有超过 120 家口罩制造公司加入扩大生产的队伍。

20200219007.jpg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不断扩散引发的口罩短缺情况,最快下周可缓解

同时日本的床位也面临着短缺的问题。有日本医疗专家介绍说,目前日本全国只有大约 1800 个传染病专用床位。如果轻症患者也住院,很快就会人满为患。

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大幅扩散,日本政府紧急升级应对措施。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其社交媒体上宣布,表示将把接收患者的医疗机构从目前的 726 家扩大至 800 家、建立疫情应对中心与 24 小时机制等。

目前,日本国内可以对应冠状病毒检测的地方,除了国立感染症研究所,还有羽田机场等三个检疫所,一天只能进行 300 次检查。

日本电视台就算了算,按照现在这个速度,如果日本全国人都接受检查的话,需要 1150 年的时间。

20200220084913.jpg

日本电视台计算以原有的能力需 1150 年才可全部检查完毕

面对检查紧缺的问题,根据 NHK 新闻网站的报道,五家新公司将能够在五家公司测试 900 种病毒,在两所大学中测试 150 种病毒,从 18 日起每天将能够测试多达 3,800 人。

面对疫情可能进一步扩大的局面,日本政府已经在进行相关的举措防止情况的进一步恶化。毕竟,日本的公共卫生建设、医疗水平、相关法律法规在世界上都是比较突出的。

日本这次是大意了?

在日本控制疫情,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日本全国人口密度是中国的 2.5 倍,东京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因此一旦爆发疫情,传播速度和广度可想而知。

20200220084910.jpg

以拥堵闻名的东京地铁

一方面是疫情爆发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另一方面则是政府决策的突然转变。

安倍政府之前一直把防控重点放在「堵」上,即通过控制外国人入境来反制疫情在日本扩散。之前没对疫情的严重程度予以足够重视,现在抗疫不得不转向本土的防和治,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

拿最近的例子来讲,2 月 15 日,一年一度的日本「冈山裸祭」活动照常举行。这一活动是日本三个最古老的节日之一,开始于江户时代末期,在每年 2 月的第三个星期举行。参加者都是男人和小孩,他们只裹日本传统的缠腰布,几近全裸。

不少媒体都报道了这次活动,但关注点显然不在它的趣味性,而是疫情当前,上万参与者「像沙丁鱼一样挤在一起」,却没人戴口罩。

202002200849151.jpg

冈山裸祭现场图

同样的例子还发生在同一天,东京奥运的相关筹备工作仍在顺利进行。约 10 名火炬手还在东京都进行了彩排,包括该国著名演员石原里美(左)在内的多名火炬手参加。

2020022008491523.jpg

多名火炬手参加火炬传递

国际奥委会(IOC)协调委员会主席科茨称,「信任日本公共卫生部门」。同时东京奥组委已经三次公开表示了东京奥运会将会如期进行。

但在 2 月 15 日晚,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坦陈:「情况已经发生变化」。日本媒体解读,这是日本政府实际上承认,新冠肺炎已在日本扩散蔓延。

而后到来的 2 月 16 日,日本全国 11 地(东京青梅市、神奈川县、静冈县、爱知县、京都、大阪、高知县、福冈县、熊本县、冲绳县)召开了马拉松大赛。据各地大会组委会统计,共有近 10 万参赛者。

但情况不同的是,已经开始注意到相关病毒可能带来的影响,开跑前一些场地对参赛者手部进行了消毒。同时在熊本市召开的马拉松大会上,有的参赛选手也佩戴了口罩,大赛实行委员会也向所有参赛者发放了口罩。

2020022008491563.jpg

群众戴口罩参加马拉松

根据 NHK 新闻网站纰漏的相关信息,为了疫情的进一步扩散,日本已经取消了包括相扑比赛、拔河比赛、及减少相关马拉松比赛的规模等相关做法。同时一些较大型的公司也开始越来越多的鼓励员工错峰上班或在家办公。

但接下来日本国内依旧还有很多重大聚集活动,比如樱花快开了日本人都要去赏樱,还有已经花重金筹备的东京奥运会和火炬传递。

今年前两个月受中国疫情影响,在华企业受冲击,经济下行趋势明显。安倍政府本打算凭借奥运这个机会,让 2020 年成为经济复苏的一年。但现在看来,一切似乎并不是那么顺利。

如何在维护经济稳定的同时有效地对新冠病毒展开防控工作,日本政府目前陷入了艰难的境地。

往期回顾:

大数据预测人口回流高峰,北上广深、华中三省、成都、西安防疫压力巨大

3000多医护感染,中疾控中文发表超7万新冠病例分析,柳叶刀同日呼吁发论文要中英文兼顾

全国首例、第二例新冠患者遗体解剖工作完成,意义何在?困难又在哪里?

混乱与争议:新冠病毒改个名,科学家们还吵起来了?

[关于转载]:本文为“AMiner”官网文章。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保留文章标题及内容,不得删改、添加内容绕开原创保护,且文章开头必须注明:转自“AMiner”官网。谢谢您的合作。

二维码 扫码微信阅读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