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正文

国内展身手、非洲受欢迎、欧美遭质疑,Nature、Science齐发文:中药治疗新冠需谨慎!

作者: 学术头条

时间: 2020-05-08 11:46

中医学,即中国传统医学,是一种起源于中国汉族,至今已有过千年历史的传统医学。在历史上,中华民族屡经天灾、战乱和瘟疫,却能一次次转危为安,人口不断增加、文明得以传承,其中中医药无疑作出了巨大贡献。

作为我国医疗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传统的中医药被大力推广作为新冠肺炎的治疗方法,许多中医药领域科研人员也在研究如何使用传统中医药来治疗新冠肺炎。

祛除严重患者的“有害湿气”?

中医以阴阳五行作为理论基础,通过望、闻、问、切,四诊合参的方法,探求病因、病性、病位、分析病机及人体内五脏六腑、经络关节、气血津液的变化、判断邪正消长,进而得出病名,归纳出证型,以辨证论治原则,制定“汗、吐、下、和、温、清、补、消”等治法,使用中药、针灸、跌打、推拿、按摩、拔罐、气功、食疗等多种治疗手段,使人体达到阴阳调和而康复。

在中医理论中,气是一种很重要的东西。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国应对冠状病毒爆发国家小组成员张伯礼曾表示,严重的新冠肺炎患者可能是“有害湿气”在体内聚集引发气血淤滞,进而导致新冠肺炎的恶化。

截止今年3月份,中医已成为相关部分推荐的新冠肺炎治疗方案的一部分,其中包括数十种药丸、散剂、注射疗法以及水煎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也曾表示,目前有三种药方和三种药物已经被证明对新冠肺炎有明确的疗效。

《中国日报》曾报道,对比实验表明,曾在 2009 年用于对抗 H1N1 的中药金花清感方可以帮助新冠肺炎患者抵抗新冠肺炎病毒,从而痊愈更快。

此外,《中国日报》的另一篇文章表明,由五种中草药提出而成的具有清热解毒功能的“血必净”注射液与标准药物合用后可以将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率降低 8.8%。

202005080101.jpg

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北京中医研究院院长黄路奇也曾表示,从一月份开始,他就开展了三种治疗新冠肺炎的中药试验,并发现是安全有效的。根据中国临床试验官网显示,这三种药,一种用于新冠肺炎患者症状的缓解;另一种旨在防止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病情恶化转化为重症患者;第三种则是减少患者病毒转阴的时间。同时,黄路奇还表示,这些试验结果将很快会公布。

走出国门,在非洲大受欢迎

传统的中医药疗法不仅用在我国的新冠肺炎防控上,也被作为国际支援外送到伊朗,意大利以及一些非洲国家。

202005080102.jpg

例如在非洲东部的马达加斯加共和国声称,他们开发了一种由中草药制成的补药,可以治愈新冠肺炎,并且已经有好几个非洲国家表示正在订购这中补品。该补品名为 Covid-Organics,由马达加斯加应用科学研究所开发,据报道其主要成分为甜蒿,一种源自亚洲的植物,此前也被用于提取青蒿素。

在上个月,这种补药推出的时候,马达加斯加总统 Andry Rajoelina 曾表示,这种药物通过了科学审查并治愈了两名新冠肺炎患者。不过目前人们并不清楚这种药物的制备方法,马达加斯加应用科学研究所也没有提供这种药物的功效和副作用数据,只是在推出时表示,该药物尚未经历科学验证,并可能有损人们尤其是儿童的健康。

202005080103.jpg

马达加斯加总统大力推荐草药治疗新冠肺炎

不过尽管如此,一些其他非洲国家领导人依旧渴望获得这种药物。例如坦桑尼亚总统 John Magufuli 就表示,他们将派遣飞机前往马达加斯加购置此种药物,以便坦桑尼亚人也能从中获益。刚果共和国总统 Denis Sassou Nguesso 也曾表示希望采用此种药物防治新冠肺炎。

欧美国家的保守态度与质疑

与这些国家对中草药的疗效持乐观估计相比,一些欧美国家的科研人员则非常保守。他们认为,目前针对新冠肺炎的中医药疗法的临床试验并没有经过严格的试验设计,因此产生的结果或许并不可靠。

全球顶级科研期刊《自然》和《科学》杂志也一起发文表示,将传统的中医药应用于新冠肺炎的治疗上还是需要谨慎,盲目使用不仅可能产生明显的副作用,也很有可能加剧非洲地区的疟疾耐药。

一位已经退休的英国药物研究员 Edzard Ernst 曾表示,我们目前正在应对需要有效治疗方案的严重病毒感染,由于没有有效证据,盲目将中医药应用于新冠肺炎的治疗不仅不合适,甚至还会引发意想不到的副作用。

202005080104.jpg

同样,来自瑞典乌普萨拉大学(University of Uppsala University)的细胞生物学家 Dan Larhammar 表示,双盲试验才是评估药物治疗效果的金标准,除非有明显的证据表明中医药有效,否则盲目推销中药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

此外,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儿童医院传染病研究人员 Paul Offit 也表示,虽然人们使用替代药物的想法可以理解,毕竟人们常常认为尝试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但是在药物使用上,历史告诉我们这种想法是不正确的。

对此,牛津大学的 Kevin Marsh 也曾警告,青蒿素是疟疾联合疗法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疗法每年将疟疾的死亡人数从 100 万降低到了 40 万,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依赖青蒿素治疗疟疾,而马达加斯加盲目将甜蒿用于治疗新冠肺炎很有可能增强疟疾的耐药性,造成严重的后果。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传统中草药并不适合新冠肺炎的治疗,不过我们也需要多采纳国外科研工作者的建议,早日拿出让人信服的证据,如此才能将中医药发扬光大。

参考资料: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1284-x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5/unproven-herbal-remedy-against-covid-19-could-fuel-drug-resistant-malaria-scientists

往期回顾:

Science:中国团队发布首个新冠疫苗动物实验研究结果,在恒河猴模型中安全有效

重磅:2019年中国高被引学者名单出炉(含全名单)!

雄激素“助纣为虐”?最新研究发现:雄激素剥夺疗法或是男性新冠患者“救星”

[关于转载]:本文为“AMiner”官网文章。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保留文章标题及内容,不得删改、添加内容绕开原创保护,且文章开头必须注明:转自“AMiner”官网。谢谢您的合作。

二维码 扫码微信阅读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