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正文

以史为鉴:新冠大流行最终会被强制宣布结束吗?

作者: 学术头条

时间: 2020-05-28 16:13

【导读】一场传染病的爆发可以通过多种方式结束。但是,它的结局是谁来决定的呢?

Covid-19 大流行何时结束?以何种方式结束?根据历史学家的说法,大流行病通常有两种类型的结局:一种是医疗意义上的结束,出现在发病率和病亡率大幅下降的时候;另一种是社会意义上的结束,发生在人们对疾病的恐惧逐渐消退的时候。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史学家 Jeremy Greene 博士说:“当人们问什么时候结束的时候,他们是在问社会意义上的结局。”换句话说,

结束不是因为疾病已经被征服,而是因为人们厌倦了恐慌模式,学会了与疾病共存

哈佛历史学家 Allan Brandt 表示,正在流行的 Covid-19 发生了类似的事情:“正如我们在关于开放经济的辩论中所看到的那样,许多关于所谓终结的问题不是由医疗和公共卫生数据决定的,而是由社会政治进程因素决定的。”

埃克塞特大学的历史学家 Dora Vargha 也表示,结局“非常非常地混乱”。回头历史,我们的叙述很无力。疫情究竟对于谁来说算是结束了,疫情结束又是谁说了算呢?

处于恐惧的道路

即使没有疾病的流行,也可能发生恐惧的流行。都柏林皇家外科医学院的 Susan Murray 博士 2014 年在爱尔兰乡村医院做研究员时亲眼目睹了这一情况。

在 2014 年的几个月中,西非有 11000 多人死于埃博拉病毒,这是一种可怕的病毒性疾病,具有很高的传染性,且是致命的。虽然之后疫情似乎正在减弱,爱尔兰也没有发生任何病例,但是公众的恐惧是显而易见的。

Murray 博士最近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中的一篇文章中回忆道:在大街上和病房里,人们都很焦虑。肤色不对就足以让人从公共汽车或火车上受到其他乘客的侧目。咳嗽一次,你会发现它们正慢慢的离开你

都柏林医院的工作人员被警告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他们感到恐惧,因为担心他们缺乏防护装备。当一个年轻人从一个有埃博拉病人的国家到达急诊室时,没有人愿意靠近他。护士躲起来,医生们威胁要离开医院。

她写道,当时这位患者的癌症病情已经发展到了极点,以至于她所能提供的只是简单的护理。几天后,检查结果证实该男子没有埃博拉病毒,但是结果出来一个小时后,这位癌症患者便去世了,而三天后,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埃博拉疫情结束。

Murray 博士写道:“如果我们不准备像对待任何其他病毒一样积极和认真地与恐惧和无知作斗争,即使在爆发期间从未见过一例病例的地方,恐惧也有可能对脆弱人群造成可怕的伤害。当种族、特权和语言问题并存时,恐惧的蔓延会产生更严重的后果。”

黑死病的黑暗回忆

‍在过去的 2000 年里,黑死病已经袭击了好几次,造成数百万人死亡,并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历史进程。而每次疫情的发生,都加剧了下一次爆发带来的恐惧。

黑死病是由鼠疫耶尔森菌(Yersiniapestis)菌株引起的,该菌株生活在老鼠的跳蚤上。但是被称为黑死病的鼠疫也可以通过呼吸道飞沫从感染者传播到感染者,因此不能简单地通过杀死老鼠来消除它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历史学家 Mary Fissell 说,历史学家描述了三场鼠疫的大潮:六世纪的查士丁尼瘟疫;14 世纪的中世纪瘟疫;以及 19 世纪末和 20 世纪初爆发的瘟疫。

1445年的西西里壁画,在上个世纪,黑死病至少杀死了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

中世纪的大流行始于 1331 年的中国。这种疾病,加上当时正在进行的战争,杀死了中国一半的人口。之后,鼠疫沿着贸易路线流向欧洲、北非和中东。在 1347 年和 1351 年之间,它杀死了至少三分之一的欧洲人口,意大利锡耶纳一半的人口死亡

14 世纪的编年史专家 Agnolo di Tura 写道:“人类的语言无法描述出可怕的事实。一个没有看到如此可怕现象的人,可以被称为有福的人。” 他写道,被感染者在腋下和腹股沟处肿胀,在交谈时倒下,而死者被成堆成堆的埋在坑里。

“人们对死者的尊敬,已经不比对死去的山羊的尊重更多。有些人躲在家里。其他人则拒绝接受这一威胁,他们的应对方式是“大量饮酒,充实享受生活,唱歌和快乐地玩耍,并在机会出现时满足所有的渴望,并将整个事情视作一个大笑话不予理睬。”

1914年在新奥尔良解剖老鼠的迹象表明它们可能携带了鼠疫

虽然时至今日,鼠疫病例很少见,并且现在可以成功用抗生素治疗,但是任何有关鼠疫病例的报道,仍会激起人们的恐惧。

天花:一种真正结束的疾病

天花是被医学真正战胜的疾病之一。但是由于以下几个原因,它也是特殊的:有一种有效的疫苗可以提供终身保护;天花病毒没有动物宿主,因此消除人类的疾病就意味着彻底消除;其症状如此罕见,以至于感染很明显,可以进行有效的隔离和接触者追踪。

但是在天花病毒彻底被消灭之前,其令人毛骨悚然的影响至少持续了 3000 年。感染天花病毒的患者出现发烧,然后由皮疹变成脓肿斑,脓疱变成硬壳,随后脱落并留下疤痕,在遭受巨大痛苦之后,往往十分之三的患者会死亡。

1796年在为儿童接种天花疫苗

十五世纪末,欧洲人刚刚踏上美洲大陆上时,原住民大约还有三千万左右,但不过短短的一百年,原住民人口就已经不到一百万人,而罪魁祸首就是殖民者和他们故意散播的天花病毒。

在全世界的共同努力之下,1977 年,天花病毒在全球的疾病谱中绝迹。世界卫生组织在 1980 年 5 月正式宣布,人类彻底消灭了天花病毒。自然界最后一名感染天花并康复的人是 1977 年在索马里的医院厨师 Ali Maow Maalin,直到 2013 年死于疟疾。

被遗忘的西班牙流感

1918 年的大流感今天仍在流行。西班牙流感的影响,在约 6 个月内夺去 2 千 5 百万到4千万人的生命,比持续了 52 个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还多。此外此流感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提早结束的原因之一,因为各国都已没有额外的兵力作战。

1918 年秋天,著名医生 Victor Vaughan 被派往波士顿附近的德文斯营,报道那里正在肆虐的流感。他看到“数百名坚毅的年轻人穿着他们国家的制服,以十人或十人以上的团体进入医院病房。他们的脸很快就带上青蓝色的模样,令人不安的咳嗽会带出带血的痰。早晨,尸体像软木一样堆积在太平间里。”

1918年10月,加利福尼亚州皮埃蒙特的红十字会志愿者制作口罩

在席卷全球之后,这种大流感最终演变成每年都会出现的更温和的季节流感。“也许像大火一样,烧毁了可用的和容易接近的木材,然后就自动熄灭了。”Snowden 博士说。

Covid-19 如何结束?

历史学家表示,一种可能性是冠状病毒大流行可以在医学上终结之前在社会上结束。人们可能已经厌倦了宣布大流行的限制,即使病毒继续在人群中持续传播,并且在找到疫苗或有效治疗之前也是如此。

“我认为这是一种疲惫和沮丧的社会心理问题。我们可能正处在这样一个片刻之间,人们只是在说:够了,我应该能够回到自己的正常生活。”耶鲁大学历史学家 Naomi Rogers 表示。

虽然可怕,但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在美国某些州,州长取消了限制,允许美发沙龙和体育馆重新开放,而无视公共卫生官员的警告。随着封锁所带来的经济灾难的加剧,越来越多的人可能会说“够了”。

Rogers 博士说:“现在发生了这种冲突。” 公共卫生官员的医疗目标遥遥无期,但一些公众却看到了社会目标。

“谁能来宣布结束?如果您反对他的结局,那么你又在反对什么呢?当你说‘不,它没有结束’时,你要声明什么呢?”Rogers 博士补充道:

或许,试图确定大流行病的终结“将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

https://www.nytimes.com/2020/05/10/health/coronavirus-plague-pandemic-history.html

往期回顾:

沈向洋个人投资News Break并担任董事长,将打造美国版“今日头条”

人工智能是学术搜索的未来吗?| AI TIME

CVPR 2020 | 中科院、商汤联合提出大规模多标签目标检测新算法

[关于转载]:本文为“AMiner”官网文章。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保留文章标题及内容,不得删改、添加内容绕开原创保护,且文章开头必须注明:转自“AMiner”官网。谢谢您的合作。

二维码 扫码微信阅读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