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正文

过度医疗背后:BMJ揭示235位医学协会领导与产业界的1.3亿美元往来

作者: 学术头条

时间: 2020-06-01 14:02

商业因素一直是导致过度诊断、过度使用和过度医疗化的驱动因素之一。

5 月 28 日,《英国医学杂志》(BMJ)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有影响力的专业医疗协会领导和产业界之间存在着大量的财务关系

研究结果显示,在美国有影响力的专业医学协会的医生领导中,有高达 80% 的人与产业界有财务关系,在 2017 年至 2019 年期间,
10 个有影响力的团体的领导人从产业界获得了近 1.3 亿美元的报酬。研究人员表示,虽然各协会之间存在相当大的差异,但这些发现
引发了人们对科研独立和诚信的质疑,而且呼吁政策改革的呼声越来越多。

此前研究分析发现,商业因素是导致过度诊断、过度使用和过度医疗化的驱动因素之一,随着处理药物过量问题方面的工作加强,卫生专业人员和对市场最大化感兴趣的行业之间的关系也吸引了更多的关注。

BMJ 发表的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分析了美国有影响力的专业医学协会领导人与药品、设备制造商之间财务联系的性质、联系程度,并确定这些协会最近的指导方针中,提到的关于过度诊断或过度使用的担忧程度。

给医患关系的不信任增加隐患

患者对医生的信任,不外乎两点:对医学专业知识和技术,即医术的信任,以及对医生道德品质,即医德的信任。这种医生与产业界存在大量财务联系的关系,无疑给患者带来更多的不信任,或将加重医患关系的紧张。

美国医疗体系运作中各个利益方的诸多关联和矛盾已存在多年,早在 1982 年,人们就预料到医生与保险公司,医疗体系和医院之间的关系将会对医疗行业的自主、权威和自我监管带来挑战。

1990年,美国医师协会(AAP)发表了医生与药企间关系的立场声明,随后又曾多次修改。2009年,美国医学研究所 ( IOM ) 发布了一份关于研究、医学教育和实践中的利益冲突的里程碑式的报告,报告的结论是,这些经济利益冲突可能会损害科学的完整性、教育的客观性、护理质量和公众对医学的信任。

由于专业医学协会在医疗系统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代表卫生专业人员,资助研究,促进医学教育,并制定影响实践和确定疾病定义的指导方针。在各种情况下,每一位医生都有责任评估自己与企业的潜在关系,并确保它有助于患者的治疗和增加医学知识,而不影响临床判断。

虽然有证据表明,在医疗健康的许多领域中,卫生专业人员和行业之间存在大量的财务联系,并且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在生产和使用证据方面从产业中获得更多的独立,但是,对于那些在研究、教育和实践 ( 包括指导方针的制定 ) 中具有影响力的医学协会和协会领导人之间存在的财务联系的程度,却缺乏足够的支撑信息。

72%的协会领导与产业界有财务往来

研究小组调查了药品和设备制造商与美国有影响力的专业医学协会领导人之间的财务关系,这些协会代表和教育医生都在最常见、美国最昂贵的10个疾病领域,包括心脏病、精神疾病、糖尿病、骨关节炎、癌症、慢性肺病和哮喘、背部疾病和传染病。

在研究的过程中,研究人员要求每个疾病领域的同行为医生指出由医生管理的主要行业协会,然后使用公开的文件来确定这些组织的董事会或管理委员会的成员。

然后,他们搜索了美国政府的公开支付数据库,以了解这些协会的领导人与制造药品和医疗器械的公司的财务关系的详细信息,以及入会前四年和入会后一年的财务关系。

分布在 10 个最昂贵的疾病领域的 10 个美国专业医学协会,制药和设备公司支付给协会领导人资金 (美元)

结果发现,2017 年至 2019 年期间,领导层的总支付金额接近 1.3 亿美元,每位领导人的平均薪酬为 31,805 美元。

研究人员还发现,在被调查的 328 名协会领导人中,有 235 名领导与产业界有经济联系,占比达 72%在 293 名医生或骨科医生的领导中,有 235 名与产业界存在联系,占比达 80%。

与行业有财务关系的专业医学协会负责人的比例

不过,这些协会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异,协会领导人从产业界获得的平均金额高低不等,小到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的212美元,大到美国临床肿瘤学会的 51.8 万美元。

向 10 个专业医学协会的领导支付一般性费用和研究费用研究费用流向最大的领导人包括美国临床肿瘤学协会(5400万美元),以及美国心脏病学会(2100万美元)。最大的一般性付款费用,包括顾问费、演讲费、版税和招待费,支付给了北美脊柱学会(950万美元)和骨科创伤协会(470万美元)的领导人。

医学研究需要独立和诚信

研究人员表示,专业医学协会的领导人必须摆脱所有与产业界相关的财务联系,这对于“保持和提高医疗质量”具有重要作用 。

研究人员支持关于医疗协会及其指南撰写者与行业摆脱财务关系的建议。研究人员表示,对一些团体来说,这种独立性需要时间和重大改革,而对另一些团体来说,它将是快速和相对容易实现。

研究过度诊断问题的澳大利亚邦德大学 (Bond University) 助理教授、BMJ 研究论文的第一作者 Ray Moynihan 博士表示,这些强大的医生团体在美国和全球范围内都有巨大的影响力,包括在疾病定义的鉴定上都有巨大的影响力。这是基本的常识,这些领导人应该摆脱与公司的财务关系,因为这些公司会从医学协会的工作中获得巨大的利益。

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 ( Oklahoma State University ) 的研究人员在一篇相关社论中表示,这些发现表明,解决医学领域的经济利益冲突不能依赖于对所有专业机构和协会采取 “千篇一律” 的方法。为此,他们提出了以下五点建议,来减轻或消除医学协会和产业界之间的财务利益冲突,从而保护这些群体不产生有偏见的文件或政策,以达到保护所有医生和患者的目的:

  • 每个协会必须主动使用公开财务收支,来评估其当前的利益冲突。
  • 协会应改变其招聘流程,以实现平衡和多样化的医师领导者群体,保障这些群体基本上不存在利益冲突。
  • 呼吁建立一套类似于美国医学协会 (Institute of Medicine) 制定临床实践指南的框架,以促进不存在财务利益冲突的医疗协会的发展。
  • 在美国和其他拥有类似情况的国家,更多地依赖《阳光法案》( Sunshine Act ,指个人财产依法公示的案例,一般指官员所拥有的财产向公众说明其来历,以证实是合法所得和自己的清廉作风) 和收入公开,可能会消除对传统的财务自我披露的需要。
  • 建议所有的医学协会、指南团体和政策制定者从他们的文件和网站上提供链接,以开放每个美国医生供稿人的支付数据,这将使任何人,包括病人,更容易评估任何意见的风险。

他们表示,这些步骤可以减轻甚至消除医学协会之间财务利益冲突的存在,这些措施也将保护这些团体不至于产生有偏见的文件或政策,这反过来又会保护所有医生和他们治疗的病人。

BMJ 揭示的这一问题及相应建议,或许对于国内的医疗和科研制度改革,亦是一份有价值的参考。

参考资料:

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20-05/b-sr052620.php

https://www.bmj.com/content/369/bmj.m1505

https://www.bmj.com/content/369/bmj.m1811

往期回顾:

论文荐读:理解图表示学习中的负采样

沈向洋:读论文的三个层次

知识疫图背后的故事:如何将新冠疫情搬上地图

[关于转载]:本文为“AMiner”官网文章。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保留文章标题及内容,不得删改、添加内容绕开原创保护,且文章开头必须注明:转自“AMiner”官网。谢谢您的合作。

二维码 扫码微信阅读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