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正文

用流产胎儿细胞研发新冠疫苗,是否会将人类置于道德困境?

作者: 学术头条

时间: 2020-06-18 15:30

科学与伦理的选择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的迅速蔓延,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成为当务之急且备受瞩目。根据目前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世界各地的研究小组正在努力开发130多种针对新冠肺炎的候选疫苗,截至 6 月 2 日,已有 10 种进入人体试验。

然而正是因为新冠肺炎疫苗如此关键,一些违反道德伦理的疫苗研发可能会让公众在接种这种潜在致命病毒的疫苗和违背自己的良知之间左右为难。

不久前,特约撰稿人梅雷迪思·沃德曼女士 (Meredith Wadman) 在 Science 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报道,阐述了反堕胎人士对使用选择性流产胎儿细胞进行新冠肺炎疫苗研发的抗议。

该报道指出,美国和加拿大的天主教教会以及其他反堕胎团体已对部分新冠肺炎候选疫苗提出伦理上的反对,理由是这些候选疫苗采用了从选择性流产人类胎儿体中提取的细胞。

反对人士表示,“使用这种道德污染的人类细胞系制造疫苗,是对人类尊严的极大不尊重。”

用胎儿细胞研发疫苗,由来已久

自 20 世纪 60 年代以来,从选择性流产胎儿中提取的细胞一直被用于制造疫苗,包括针对风疹、水痘、甲型肝炎和带状疱疹等疾病。此外,它们还被用来制造治疗血友病、类风湿性关节炎和囊性纤维化等疾病的批准药物。

从选择性流产胎儿中提取的细胞被视为能够产生大量腺病毒的微型“工厂”。使用人类胎儿细胞系的主要目的是提取腺病毒,这类腺病毒可以作为运送病毒基因的载体。当接种用这种腺病毒承载的病毒疫苗时,疫苗接受者可以产生相关蛋白质,触发保护性免疫反应。

腺病毒载体

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疫苗科学家安德里亚·甘博托 (Andrea Gambotto) 说道:“即使培养的(非人类的)动物细胞可以产生相同的蛋白质,它们也会被不同的糖分子装饰。就疫苗而言,这有可能无法激发强大和特异的免疫反应。因此,人类来源的细胞很重要。”他补充道,“胎儿细胞系对于制造蛋白质疫苗是必不可少的。”

至少五种新冠疫苗使用胎儿细胞系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新冠肺炎候选疫苗中至少有五种疫苗使用人类的胎儿细胞系。它们分别采用了由莱顿大学分子生物学家亚历克斯·范德·EB 的实验室开发的以下两种胎儿细胞系:

一种是 HEK-293,来自一名约在 1972 年流产的胎儿肾脏细胞,目前广泛用于研究和工业;另一种是 PER.C6,由强生公司子公司扬森公司拥有的一种专利细胞系,它是从 1985 年流产的一名 18 周大胎儿的视网膜细胞中培育而来的。

目前,这五种疫苗中有两种进入人体试验(见下表):

上图中的第二种疫苗来自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制药公司,使用的是 HEK-293 细胞;第三种疫苗由 Janssen 研发公司制造,这款候选疫苗使用的是 PER.C6 细胞。这两种疫苗都参加了在白宫的“翘曲速度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目的是获得美国政府的财政和后勤支持。

该行动的目标是在 2021 年之前加快至少一种新冠肺炎疫苗的开发和批准。如果完成研发目标,这两家公司将通过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发展局(BARDA)分别获得了美国政府 4.56 亿美元和 12 亿美元的资助承诺。

另一种依赖于 HEK-293 的疫苗是由亿万富翁科学家兼商人帕特里克·宋(Patrick Soon-siong)拥有的两家公司开发的。根据其中一家公司NantKwest的新闻稿,在 Warp Speed 的长名单中,该疫苗早先被列入 14 种有希望的候选疫苗。

上图中的第五种疫苗已经在猴子身上显示出希望,最快将于今年夏天进入人体试验。这是一种蛋白质亚单位疫苗。匹兹堡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使用 HEK-293 细胞制造冠状病毒的尖峰蛋白作为其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用于触发免疫反应。这类疫苗是通过带有 400 个微小针头的皮肤贴片输送。

此外,中国灿信生物公司生产的一种疫苗已经进入第二阶段人体试验。该公司从加拿大国家科学研究委员会 (NRC) 那里获得使用适应性的 HEK-293 细胞的许可。上个月,NRC 宣布与 Can-China Biologics 合作,准备在加拿大进行疫苗的后期临床试验,并增加科研设施,以便批量生产疫苗。

由此可知,HEK-293 和 PER.C6 这两种胎儿细胞系在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并且极有可能研发出成功的疫苗。

反对的声音

美国和加拿大的天主教领导人以及其他反堕胎团体已对新冠肺炎候选疫苗提出伦理上的反对,理由是这些候选疫苗是使用几十年前选择性流产的人类胎儿提取的细胞生产的。

虽然反对人士并未阻止政府对疫苗的资助,但他们敦促资助者和政策制定者确保公司开发其他不依赖于此类胎儿细胞株的疫苗,其中包括特朗普政府计划投资高达 17 亿美元支持的两种候选疫苗,以及一家中国公司与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NRC)合作生产的第三种候选疫苗。

4 月份,美国天主教会议和其他 20 个反对堕胎的宗教、医疗和政治组织的成员写信给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局长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至关重要的是,美国人应当获得符合道德规范的疫苗。任何人都不应该被迫在接种这种潜在致命病毒的疫苗和违背自己的良知之间做出选择。

”加拿大天主教会议主席温尼伯·理查德·加农大主教在 5 月 21 日致贾斯汀·特鲁多总理的一封信中写道:“我们敦促贵国政府资助不会给许多加拿大人造成道德困境的疫苗。使用这种道德污染的人类细胞系制造疫苗,是对人类尊严的极大不尊重。”

反对堕胎的夏洛特洛奇尔研究所副所长和研究主任普伦蒂斯说:“当资助者和政策决定着在选择未来的疫苗时,他们至少应该认识到,有一部分人希望有一种替代疫苗,他们可以凭良心服用。

”然而,纽约大学医学院生物伦理学家卡普兰不同意这种说法:“如果你要说政府不应该资助少数人反对的事情,那么你会有一长串不会得到政府资助的事情,从战争武器研究到避孕研究,不一而足。”

资料来源: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8/6496/1170.full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6/abortion-opponents-protest-covid-19-vaccines-use-fetal-cells

往期回顾:

寻找下一个十年里中国人工智能界的独角兽

张钹、高文、杨强,三位AI大佬齐聚论道“AI精度与隐私的博弈” | AI TIME

54名美国科学家被迫失去工作,绝大多数是亚裔

[关于转载]:本文为“AMiner”官网文章。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保留文章标题及内容,不得删改、添加内容绕开原创保护,且文章开头必须注明:转自“AMiner”官网。谢谢您的合作。

二维码 扫码微信阅读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