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正文

入学30年的经历与感想 | 陈文光老师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2020届毕业生大会上的讲话

作者: 陈文光老师

时间: 2020-06-25 21:47

“我系有装弱文化,因为大神太多了”

陈文光,清华大学计算机系 1990 级系友,计算机系高性能所教授,兼任青海大学计算机系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操作系统、程序设计语言与并行计算。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一次,部级科技一等奖两次。现为中国计算机学会杰出会员和杰出讲者,副秘书长,青年科技论坛荣誉委员;ACM 中国理事会共同主席。

入学 30 年的经历与感想

——在 2020 届毕业生大会上的讲话

各位同学、各位老师:     

大家下午好!     

首先祝贺同学们能够在今年这样一个特殊的情况下,顺利毕业。很有趣的是,能远程进行毕业典礼这件事情本身也是计算机技术的一个发展结果。     

感谢系里给我这个机会能和大家做一个分享,应该说每个人的经历都是独特的,我经历的时代和现在也有很大差别,但是既然有这个环节,我还是在这里和大家说几句。     

我是 1990 级进入咱们系学习的(那时候还没有贵系这个词),今年是我大学入学 30 年,系里也有我的不少同学,尹霞老师、李健民老师、徐明星老师等等。我 1995 年本科毕业,同年开始直博,导师是郑纬民老师,2000 年 1 月获得博士学位。

和大家一样,毕业的时候面临职业选择的问题。当时的热门职业有两类,一是出国,不管是读博士硕士还是工作,只要出国就好,最好是美国;二是去外企,对计算机系的博士来说,当时 IBM 研究中心,Intel 研究中心,特别是 1998 年成立的微软研究院都是非常热门的选择。当时的背景大家可能不是很了解,一个博士毕业留在学校可能月薪不超过三千,而外企通常可以到 1 万以上,出国就更不用说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出国和外企是当时的热门选择。     

当时的另一股潮流是互联网创业,处于春江水暖鸭先知的状态。1998 年张朝阳学长刚刚创办搜狐公司,来学校做报告介绍风险投资机制,地点我还记得,就在二教,当时觉得非常神奇也非常向往。同年 1991 级系友田范江(后创建了百合网)等人当时在学校成立了创业协会,组织了清华第一届创业大赛,我也和经管系、汽车系的几个同学去组队参加了,虽然并没有获得什么奖励,但是对创业的事情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也多了期待和向往。所以博士毕业的时候,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创办了一家比较购物网站,其基本思路就是有这么多购物网站,你要买什么东西我帮你到不同网站上去搜,然后排序展现给用户。那时候创业还是新鲜事物,学校对创业还远没有现在这么支持,自主择业需要按出国对待,需要给学校交培养费,我于是跟合伙人借了 2 万 1 千元交给了学校。     

2000 年的情况在坐的同学们可能不是很清楚,因为你们那时候年龄还小。简单的说就是公司成立不久,就面临了互联网泡沫的破灭,从风投追捧到看都不看也就是几个月的时间。所以后面苦苦经营了几年做各种外包项目养活公司,甚至连水电项目信息化都做过,最远去了云南中越边界的文山州。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两年,直到做一个航天系统的项目的时候才发现,我博士期间做的性能优化和并行化编译技术还是很重要而且没太多人会做的,我不应该在谁都可以做的事情上继续浪费时间,还是应该尽量发挥在学术技术上积累的特长。很巧合的是,当时龙芯处理器也很火,中国人能自己做处理器了,这对我来说是个激动人心的消息,清华当时汪东升、李兆麟、张悠慧等几位老师也在做清华自己的处理器,那我能不能去做中国自己的编译器呢?所以我尝试着和我的导师郑纬民老师说了希望回学校的想法,郑老师和系里沟通后也安排了面试,然后我在 2003 年就回到了学校,开始了我大学教师的生涯。     

回到学校以后,开始几年在编译器优化和高性能技术方面开展了一些工作,也发表了清华的第一篇 PLDI 论文和 PPoPP 论文,但是后来发现编译优化技术相对比较成熟,能改进的空间不大了,我们的 PLDI 论文在 SPEC CPU 2006 上综合性能提升仅在 1% 左右。于是我们把研究的方向进行了扩展,发现广义的编程系统领域蕴藏着更多机遇,后续在图数据处理领域我们取得了一些成果,通过在数据结构、计算模式以及与硬件特性结合上的优化,我们研究出的图计算系统与 Berkely 和 CMU 研制的同类系统相比,性能可以提高 20-100 倍,需要的内存也仅是它们的几分之一。由于性能优异,这个系统开源后先后被京东、头条、腾讯使用、改造或者仿制,论文也发表在 OSDI 上,这是国内高校第一次在这个会议上发表论文(并列)。后续研究的图计算系统在国产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上创造了图处理规模的世界纪录,也获得了 ACM Gordon Bell 奖入围。今后,我希望把这样的一个研究模式进一步扩展,能够扩展到一般性的分布式大数据处理系统上。     

通过这些经历,我想说两点:  

第一,在考虑职业选择的时候,多考虑教师。

从职业特点上看,教师是个没有上限的职业,例如在坐的各位同学都是天资聪慧,自学也可以成才,但是如果能够遇到更好的教师还是能够少走弯路、更上一层楼;对于很多同学来说,好的教师甚至能够改变人生路径。十多年前,现任 MIT 计算机系主任 Arvind 访问清华,说了一句我至今记忆犹新的话,他说如果 MIT 和清华的毕业生不去当教师,应该谁去当教师呢?     

教师作为职业还有很多优点,例如在研究课题的选择和时间分配上有非常大的自由度,工作相对稳定和具有长期回报。我前面说过 2000 年的时候外企研究中心是热门选择,这些年有不少师弟师妹都从外企研究中心离职了,但中年离职其实是很难找到更好的工作的,所以大家在职业规划的时候可能需要考虑一下工作的长期发展性。教师的特点是长聘之前压力大,长聘后可以有相当自由度地开展深入的研究工作,而不用担心被裁员,是一个相当理想的工作。当然,大家也可以理解成这是我作为一名教师的自卖自夸。

第二,要有做到最好的信心。

我系有装弱文化,因为大神太多了,而且大家考一样的卷子,必然分数有高有低。但是在工作后,大家都分布到不同的领域中,在细分领域里,我想每个我系的毕业生都应该摒除装弱文化,有信心把事情做到最好。在智商和能力方面,我想我系的毕业生都是毫无问题的。我系毕业生应该有这样的气质,做一件事情,进入一个领域,就要做到全世界最好,做得让其他人服气。     

我的分享就是这些,感谢大家的聆听,再次祝贺大家能够顺利毕业,开始新的征途!

摄影:常志东

排版:张超

总审核:贾珈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校友会”微信公众号,感谢原作者的分享。

往期回顾:

北京大学图灵班本科生获STOC最佳论文奖

知识图谱推理问答:如何让机器像人类一样学会推理

AI + 医疗的下一个十年:从公共卫生预警到人类基因密码破解| AI TIME

[关于转载]:本文原载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校友会”微信公众号,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谢谢您的合作。

二维码 扫码微信阅读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