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正文

科研经费申请被拒之后,你还可以做这些

作者: Nature自然科研

时间: 2020-07-24 20:15

经费申请失利是在所难免的事,但是天道酬勤。

原文作者:James Mitchell Crow

经费申请失利是在所难免的事,但是天道酬勤。

去年11月,Sarah McNaughton递交了一份经费申请,第二天她便写下了能提高下次成功率的所有秘诀。“我准备好被拒了。”McNaughton说,“拿不到经费是正常的,拿到了才是不正常的。”在她的一连串秘诀里写着,要发表关键性论文,要培养新的合作,还要收集初始数据。

McNaughton是澳大利亚迪肯大学的一名营养学研究员,通过研究饮食模式寻找能改善公共卫生的方式。在下一阶段的工作中,她希望能招募志愿者使用可穿戴相机,捕捉影响他们生活中食物选择的因素,这样她便能确定,这些因素如何因个人营养知识和烹饪水平而产生差异。

就在McNaughton将经费申请提交至澳大利亚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委员会(NHMRC)后,她的待办清单第一条就是要启动一项初步研究。“如果我们能证明人们愿意佩戴这些摄像头,我们也能记录下需要的数据,就能让申请书更有实际说服力。”她说。

一个好的想法不等于肯定会中标。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2017年的数据(现有最新数据),有经费金额将近40亿美元的项目被拒绝单纯是因为它们超出了基金会的预算,即使评审人对这些项目的评价是好或非常好。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2017年的研究经费的总体成功率为20.5%(现有最新数据)。在伦敦的生物医学研究资助机构惠康(Wellcome),约有50%的申请都能通过第一阶段。其中约20%在2017-2018年得到了经费。而McNaughton向NHMRC申请的Investigator Grant类别里,2019年的申请成功率只有7%。

“考虑到全球的中标率都很低,胜出几率对你而言是很不利的。”南澳大学能源研究员、澳大利亚中青年研究人员论坛前副主席Drew Evans说。“你要同时开展一系列活动。”他说,申请不同经费来覆盖你研究工作的多个方面,比只申请一个主要经费更保险。

McNaughton对于自己申请的所有经费都使用同一套策略。“我在想如何把它们拆开来,向不同的机构申请。”她说。先做到这一点,就可以向不同资助机构申请,且不用每次都从头来一遍,你还能在等待的同时准备另一份申请。“相较于写八份不同的基金申请,这么做可以利用相同的参考文献和你的同一批论文。”McNaughton说。

经历过这种身心煎熬的前辈会告诉你,准备好被否决是基金申请的关键一环(见“被拒后如何重振旗鼓”)。全世界的研究经费都是僧多粥少,所以竞争也格外激烈。“我们会收到很多申请——很多很好的申请——超出我们的资助能力。”密歇根大学机械工程师Dawn Tilbury说,她是NSF工程理事会会长,该理事会资助科学工程领域的基础研究。

被拒后如何重振旗鼓

经费申请被否定是痛苦的,但以下几种思考方式可以让你从失望中恢复过来,更加高效地重新投入工作。

你不是一个人。大型资助机构的平均中标率在20%左右,所以拿不到经费是常态。“不要失去信心。”印度生物研究资助机构IndiaAlliance首席执行官Shahid Jameel说。被拒不代表你的研究有缺陷。

给自己一点时间。给自己一周左右的时间来恢复,生物医学资助机构惠康的研究员事务主任Candace Hassall说。“人们被拒绝后会感到生气愤怒。让这种情绪释放出来。”她说。再考虑下一步怎么走之前,先把标书的事放几天,别想它。

说出你的挫折。和同事、导师或别人倾诉自己没拿到基金,可以提供暂时的情感支持,他们会给你一些建设性意见,帮助你下次重新申请。“没拿到基金的人可能不愿意告诉别人,但听取别人的建议和想法真的很有帮助。”英国癌症研究基金会研究职业主管Karen Noble说。英国癌症研究基金会向癌症治疗的科学家和医疗护理人员提供资助。

寻找进步的方法。处理否决了你基金申请的评审人所提出的问题,这一点很重要。“但不要以为解决他们列出的问题,就能保证下次一定成功。”Noble说。下次遇到同一个评审人的概率是很小的。因此,你要全面改进你的标书,力争在下一次脱颖而出。这可能需要加入关键性的新数据,掌握一项重要技术,或开展一次全新的合作。

聆听反馈。你需要让尽可能多的人来看你的修改稿,包括你的同事、导师和你圈子里的人。你还应该把改好的内容送给非你领域的研究人员看一下。

被拒很痛

资深经费申请写手表示,被拒绝是一种让人受伤的体验,申请人需要给自己至少一周的时间熬过一开始的痛苦。Tilbury说:“深吸一口气,关上电脑,回家。和你的另一半或你的猫谈谈心。”这种过山车的体验,Evans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了。“你会经历各种情绪——生气、失望、绝望,乃至悲痛。”他说,“给自己时间去消化,让自己生气、愤怒——你需要走完这个过程,因为你需要一个清醒的头脑重新振作起来。”

不过,基金申请人也可以锻炼自己对拒信的接受能力,McNaughton说。“我之所以有一个待办清单,部分原因是为了拉低我的预期。”她说,“以前,我可能要一周或两周才能振作起来,现在,我只要24小时就够了。”

在这个情绪再校准的阶段,研究人员应当与他人倾诉这种挫折,包括同事和其他工作伙伴,Evans说。“你的朋友圈将给你继续下去的支持和鼓励。”他说。同辈和导师可以帮你分析被拒的前因后果。他们可能还知道其他的经费申请机会,可以补充你经费上的短期缺口,或者他们还认识一些潜在合作者,能提供更大的经费申请机会。

问问资助机构

战胜了情绪上的这一关后,申请人接下来应该向资助机构请求反馈。与拒信同时发出的反馈并不是千篇一律的,它取决于你申请的机构,你申请的项目,以及你的申请最后到了哪一步。

对于小型资助机构来说,反馈可能不是一个必有流程。“这些反馈需要花点功夫整理。”澳大利亚Sanfilippo儿童基金会的研究经理Kristina Elvidge说。这家位于悉尼附近的慈善机构每年向寻找罕见遗传病Sanfilippo综合征疗法的研究投入70万澳元(约合47.2万美元),这种疾病会导致致命的脑损伤。

“如果申请者询问反馈,我总是会提供的,但很少有申请者提出这个要求。”Elvidge说。如果你的研究工作与小型基金会的使命非常一致,那么寻求反馈便是开启对话,与潜在长期资助者建立关系的第一步。该基金会执行主管兼创始人Megan Donnell说,基金会非常欢迎这方面的努力。

Drew Evans(左)正在与青年研究人员Nasim Amiralina交流,他建议与同行探讨基金申请失败的情况,这样可以厘清整件事的前因后果。来源:Drew Evans

如果是向大型机构或基金会申请,比如NSF,拒信一般都会附上反馈意见,但这不表示研究人员不能再寻求更多的意见,Tilbury说。“项目主管或许能填补一些空白。”她说。反馈包括许多意见、批评和建议,基金评审通常也意见不一。项目主管可以帮助申请人剔除表面的问题,确保她或他清楚标书的根本问题出在哪里,以便在可能的修改稿中加以解决,Tilbury说。“这是项目主管非常喜欢做的事情之一——他们乐于指导年轻的研究人员,想办法帮助他们提高基金写作。”

某些资助机构可能没有资源来提供反馈。但研究人员切勿认为询问反馈会有损他们的声誉,惠康研究人员事务主管Candace Hassall说。“资助机构不会对联系他们索要意见的人有看法,即使我们有时候无法提供。”

问反馈要反馈

研究人员在收到了有建设性的批评意见后,应当实事求是地评估自己申请书的优缺点。印度新德里的大型研究资助机构IndiaAlliance的首席执行官Shahid Jameel说,千万不要认为反馈是针对你个人的。这家机构支持印度的生物医学和健康研究,本身也由惠康和印度政府的生物科技部资助。“你必须跳出一种思维限制,不要觉得你有什么问题,或是别人在针对你。”Jameel说,“评审人其实希望你能表现出色,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花时间审阅你的基金,并给予反馈。”

McNaughton认为,过了一段时间再看,评审意见也会显得不那么消极了。“我经常在评审意见上做标记——绿色表示好,红色表示不好,然后我发现,其实也有很多积极意见。”她说,“这些小努力可以让整个过程更容易些。”有评审意见肯定比什么都没有好,她说。她最近一次基金申请失败,只收到了不同单元的最后得分,“这种情况下,你很难知道要如何改进这个申请。”

与基金失之交臂的申请人还可以向同事或其他人寻求宝贵意见。英国癌症研究基金会是一家资助癌症疗法研究的机构,其研究职业主管Karen Noble说:“和你的同辈和导师谈一谈,他们都有过相同的经历,可以帮你解读你的拒信。”研究人员可以询问同事,看看他们是否同意反馈意见;他们是否认为评审人之所以没看到某个重要内容,是因为标书里没有完全解释清楚;以及他们是否认为标书里的论点是有瑕疵的。

研究人员还要决定是继续申请同一个资助项目,还是另找机会(见“拒绝的资源”)。评审的第一轮通常是评估申请人和申请内容与某个特定项目的整体匹配度,如果在这一轮就被刷下来,另找一家资助机构可能是更好的选择。一些受政府支持的机构,比如NSF,只面向基础研究,而其他机构,比如美国能源部,更关注具体任务,偏向资助更实用的项目。“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要考虑自己国家以外的资助机构。”Jameel说。

拒绝的资源

每位经费申请者都会经历拒绝。这里的一些资源可以帮你找到其他资助机会,提高你的成功率。

向你的同辈寻求帮助。学术研究人员管理的博客经常会发些实用的职业建议,以及获取经费所要面临的实际挑战。比如澳大利亚的The Research Whisperer和美国的The Professor Is In。还有一些是针对特定领域的研究资助,比如Research Fundermentals主要发布英国的经费消息。

另找一个经费项目。有一种可能是,你所选的资助机构并不是最适合你项目的机构。美国www.grants.gov等搜索站点以及收集资助机会的数据库SPIN(由美国公司InfoEd Global管理)可以提供一些你之前错过了的项目。

考虑其他资助机构。如果你申请的政府经费没有成功,那就试试产业界的资助机会。你还可以看看小型基金会——它们的资助金额不一而同(可见http://fdnweb.org/eppley),但你的课题很有可能和某个基金会的使命不谋而合。

接受培训。搜索一下关于重新提交经费申请的短期课程,以便了解怎么做才是最有效的。

社交。加入一个由不同年资的研究人员组成的社团,获取建议和支持。这可以是一个全国性组织,也可以是你们机构内的组织。

Evans认为,基金申请人应当要把产业界资助机构考虑在内。他指出,申请人或许能重新修改一下标书,体现出对某个特定行业的价值,与产业界合作的科学家可以丰富基金申请的多样性,增加科研收入来源的空间。尝试申请产业界的资助可以帮助研究人员等到下一轮的经费申请期。“产业合作是现在人们讨论的热门话题之一。”他说。

搞定细节

初步筛选后的同行评议阶段也是危机四伏。“如果评审人不喜欢某种方法,有时候是你解释得还不够好,有时候是因为不太合适。”Tilbury说。她表示,许多青年科研人员想要把他们在博士后期间习得的一种技术或本领用于一个新的研究领域。如果评审人不认可这个观点,申请人就需要仔细思考自己的提议了,Tilbury说。“评审人是对的吗?我是不是用错了工具?”

如果申请人确定自己的提议和专业知识与申请项目很契合,他们需要如实告知评审人。“一个常见的被拒原因是,申请人总以为评审人对他们都很了解。”Hassall说,“如果某项技术或方法对你的提议很重要,你必须使用,那么,让别人能够轻松看到他们需要的信息。”

类似地,如果评审人因为申请人对某项技术缺乏经验而拒绝了申请,申请人就有必要掌握这一技术,并写入下一份标书里。重新申请前,研究人员应该与这一领域或技术的专家合作,或用一周的时间在合作者的实验室积累经验。

那些只差一点而错过了经费的申请是最难修改的,Noble说。“有时候,这个人的申请并没有任何本质上的问题。只是没有挤进前几名而已。这些申请往往很难重新修改再提交。”

坚持不懈是关键,Mariane Krause说。她是智利天主教大学心理学家、智利国家资助机构——智利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CONICYT)的主席。她鼓励研究人员修改后继续申请,“我们这里有很多青年研究人员都是第三次申请才成功的。”

如果资助机构允许,是可以向同一家机构重新申请经费的。“重新申请的成功率比第一次申请时要高很多。”欧洲研究委员会(ERC)项目协调事务部门负责人Alex Martin Hobdey说。ERC基金的新申请人成功率为9-10%。“对于重新申请的人来说,成功率会增加至14-15%。我们还有第七次申请才成功的人。”他补充道(见go.nature.com/2vrfugk)。

一些项目会在放开重新申请前间隔一段时间,或设置年度或半年度申请截止日期。像英国癌症研究基金会这些机构没有特定限制,但项目官建议不要匆匆递交一份刚修改过的申请。“花点时间,不要条件反射,”Noble说,“一个月以后就重新申请会让你处于更有利的位置吗?”

原文以What to do when your grant is rejected为标题发表在2020年2月18日的《自然》职业特写版块

© nature

doi:10.1038/d41586-020-00455-0

版权声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办公室负责翻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如需转载,请邮件China@nature.com。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2020 Springer Nature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Nature自然科研”微信公众号,感谢原作者的分享。

往期回顾:

Nature封面撤稿:邢立达等人的“史上最小恐龙”假说存疑

超一半痊愈患者出现多种后遗症,对于新冠病毒,我们还有太多未知

建校未满十年,这些年轻大学可媲美“双一流”!

[关于转载]:本文原载于“Nature自然科研”微信公众号,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谢谢您的合作。

二维码 扫码微信阅读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