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正文

万维网之父对当前互联网表现不买账,本可以做得更好

作者: 学术头条

时间: 2020-07-24 20:44

​我们需要改变在线分享个人数据的方式

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是万维网的发明者,南安普顿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1990 年 12 月 25 日,罗伯特·卡里奥在 CERN 和他一起成功通过 Internet 实现了 HTTP 代理与服务器的第一次通讯。

作为英国著名的资深计算机科学家,蒂姆·伯纳斯-李在互联网领域颇有建树——

2004 年,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向伯纳斯·李颁发大英帝国爵级司令勋章;2009 年 4 月,他获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在 2012 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典礼上,他获得了“万维网发明者”的美誉。伯纳斯·李本人也参与了开幕典礼,并在 Twitter 上发表消息:“这是给所有人的”,体育馆内的 LCD 光管随即显示出文字来。2017 年,他因“发明万维网、第一个浏览器和使万维网得以扩展的基本协议和算法”而获得 2016 年度的图灵奖。

7 月 15 日,蒂姆·伯纳斯-李在泰晤士网站上首次分享了自己关于互联网在疫情期间彰显的价值的看法和见解。以下是对其文章的编译:

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大流行的几个月里,网络在人类生活世界里彰显出的巨大价值,超乎了我 30 年前对于它的想象。可以说,互联网现在是全世界数十亿人,以及大部分企业的生命线。但同时,现在,互联网的表现比之前任何时候都令人失望—— 因为,我们可以本来可以做得更好。

现在,我们只需要看看那些科技公司和政府,面对新冠疫情所推出的新应用里有限的适用范围以及普遍面临的问题挑战就能知道,我们迫切需要一种全新的方法来组织和共享个人数据。

现在试着回想一下,你在各式各样的应用程序中所积累的生活数据——比如社交聚会、常用联系人电话、近期旅行记录、健康记录、健身记录、照片等等,为什么这些林林总总的信息汇总起来对你一点帮助都没有,特别是在这种危机期间就显得更加的无关紧要了呢?

归根结底,这是因为我们无法掌控自己的数据。大多数企业,从大型科技企业到消费品牌,都只是将这些用户数据用于自己的议程,并没有共享给用户,也就是给我们,留出运用自己数据的空间。

然而,COVID-19 的全球大爆发,将我们推向了另一个全新的挑战,将我们抛掷在转型的风口浪尖,促使我们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对于这些数据的应用方法。

几年来,我和逐渐壮大的工程师队伍在共同研究一种全新的互联网技术, 我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作“固体”(Solid)。可以说,这是对网络的一次更新——或者是一次修正——不管我们使用的是什么应用程序,它提供了一个可靠的空间来存储我们生活中的所有数字信息,无论是工作数据还是家庭数据。

并且,它可以让用户成为自己数据的主人,保证数据在用户的控制之下。我们能够轻松地选择谁可以访问它、用于什么目的,以及访问多长时间。使用“Solid”,我们就可以有效地决定如何与任何人分享自己任意选择的东西,无论使用任意选择的应用程序。这就好像我们的所有应用程序都可以相互交流数据,并且,这种数据交流也只能在我们自己的监督下进行。

我认为这种与自己数据的新关系可以开启所有的可能性,特别是在大流行的情况下。

以病毒感染检测和接触追踪应用程序为例: 在新冠流行期间,人们迫切需要分享他们健康数据的特定部分,比如近期是否到访过疫情爆发的城市,新冠检测情况等等。如果有了“这种新关系”,相关应用程序的开发和部署非常迅速,而且会更受普通民众的信任。并且,一旦危机过去,人们只需撤销对其数据的权限,该应用程序将不再能够访问数据。

同时,为了让危机影响下的人们生活受益,我们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简单地把应用程序之间的数据链接起来。例如:

如果你能安全地与医生分享你的症状照片、你的健身日志、你服用的药物和你去过的地方,是不是感觉会方便的多? 并且,这些数据尽在你的掌握之中,你并不会担心他会被泄露出去。

如果你的整个家庭都能自动地分享位置信息和每日温度读数,这样你就能放心地去看望你的祖父了——并且,你还能确保其他人不会看到这些私密数据。

如果在疫情爆发期间,卫生服务提供者可以看到标有免疫缺陷或有风险的家庭地图,这样他们就可以组织定期的医疗检查。但是,一旦危机结束,你就可以终止他们访问数据的权限,恢复自己的隐私。

如果杂货配送应用程序可以根据老年人是否住在那里来优先考虑家庭,情况会怎样? 快递服务可以优先获取房子的住户信息,来保证老年人可以在快递服务中收到优先照顾。

如果一个突然失业的人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应用程序,让每个政府机构了解他的财务状况,并迅速获得他所能享受的所有服务的完整概况,那会怎么样? 并且,他们也可以随时关闭他人对他们收入情况数据的访问,不用担心任何机构会窥探他们的个人活动。

当然,上述条件是无比美好的,但在今天的web结构中,这都是不可能实现的。我认为,我们不应该仅仅只是在疫情期间需要这种新兴的数据关系,而还是采用互联网现在的结构不加以改进。我们完完全全可以做得更好。

我的目标一直是建立一个能够赋予人类力量的网络,将力量重新分配给个人,并重新想象被分配的创造力、协作和同情心。

今天,开发人员正在创建令人兴奋的新应用程序,组织也在探索新方法。这个充满活力的新网络的势头已经显而易见,但我们决不能让危机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一旦这场危机过去,我们就可以开始工作,以便更好地应对下一场危机。

为了让这成为现实,我与人合伙创立了一家名为“ Inrupt”的公司,以支持“Solid”向更高质量、高可靠性的方向发展,使之能够大规模应用于商业、开发人员,并最终应用于所有人。

让我们把数据从限制中解放出来,为人类以及更大的利益服务。让我们更有效地合作,以造福人类和振兴经济的方式进行创新。让我们建立这些新的系统,让人们更有效地一起工作。

资料来源:

We Need to Change How We Share Our Personal Data Online in the Age of COVID-19. (n.d.). Time. Retrieved July 22, 2020, from https://time.com/5867314/we-need-to-change-how-we-share-our-personal-data-online-in-the-age-of-covid-19/

往期回顾:

《人工智能之图数据库》发布:热点前沿新鲜出炉!

1956年以来首次!今年诺贝尔奖宴会取消,奖项10月5日起公布

橡树岭实验室、阿美石油、MIT、密歇根交通部和阿贡实验室联合开发机器学习模型预测交通能源需求

[关于转载]:本文为“AMiner”官网文章。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保留文章标题及内容,不得删改、添加内容绕开原创保护,且文章开头必须注明:转自“AMiner”官网。谢谢您的合作。

二维码 扫码微信阅读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