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 正文

新冠论文撤稿盘点,发了顶刊的论文,也不一定“靠谱”

作者: 学术头条

时间: 2020-07-25 17:49

科学与伪科学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已持续蔓延数月,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学术界以最快速度加入了“战场”,《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柳叶刀》等世界级著名医学期刊均为新冠肺炎开设了专栏, bioRxiv 和 medRxiv 等预印本平台也成了科研文献最快发布的主战场。

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全球科学家们正以惊人的速度开展应对这一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相关研究,与此相关的科学研究发表数量也是惊人的增长,关于研究结果真实与否、发表流程规范与否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多。

近日,撤稿观察网站(Retraction Watch)公布了一份 COVID-19 相关论文被撤清单,盘点了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一些备受关注的撤稿文章,其中有发表在 bioRxiv、medRxiv 等预印本平台上未经同行评审的研究结果,也有发表在《柳叶刀》、NEJM 等顶级医学期刊上经同行评审的研究论文。

我们先来整体看下,这份被撤稿的论文清单——

1.《COVID-19 spike蛋白中独特插入物与HIV-1GP120和Gag的惊人相似性》

发表刊物:预印本网站 bioRxiv

发表日期:2020 年 1 月 31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2 月 2 日

论文链接: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1.30.927871v2

2.《中国2019新型冠状病毒暴发的流行病特征和临床特征》

发表刊物:预印本网站 medRxiv

发表日期:2020 年 2 月 11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2 月 21 日

论文链接: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10.20021675v2

3.《中国医护人员向国际医疗圈请求协助,以共同对抗COVID-19》

发表刊物:《柳叶刀》The Lancet

发表日期:2020 年 2 月 24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2 月 26 日

论文链接: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glo/article/PIIS2214-109X(20)30065-6/fulltext

论文内容:两名作者分别是中国广州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护理部的研究员曾迎春,以及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中医部的镇艳。文中详细讲述了武汉一线护士的工作情况,包括防护设备紧缺、体力层面的伤害以及巨大的精神压力,并请求国际援助。

撤稿经过:该篇通讯文章发表后,有人注意到,两名作者在论文的第一段写道:“我们于 1 月 24 日到武汉…是第一批从广东来到武汉的医疗支援人员”。但问题是,第一批广东援助湖北武汉医疗队成员名单中,并没有看到这两位作者的名字。这引起广东援助湖北武汉医疗队的不满,认为作者盗用了他们的名义,并要求作者道歉和撤稿。后续,两名作者向《柳叶刀》提出撤稿申请,并在撤稿说明中表示她们的信息并不是一手的。

4.《近距离接触COVID-19患者的无症状感染者的潜在假阳性率》

发表刊物:《中国流行病学》

发表日期:2020 年 3 月 5 日

撤稿日期:约几天后

论文链接: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2133832/

5.《公共交通工具空气传播2019新型冠状病毒流行病学调查》

发表刊物:《实用预防医学》Practical Preventive Medicine

发表日期:3 月初

撤稿日期:4 月中旬

论文链接:https://caod.oriprobe.com/issues/1951033/toc.htm

6.《在腹膜透析液中首次发现Covid-19病毒复制》

发表刊物:Bulletin de la Dialyse à Domicile

发表日期:2020 年 4 月 13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4 月 20 日

论文链接:https://bdd.rdplf.org/index.php/bdd/article/view/54503

7.《羟氯喹联合阿奇霉素:会降低由新冠肺炎(HI-ZY-COVID)引起的院内发病率的潜在利益吗?》

发表刊物:预印本网站 medRxiv

发表日期:2020 年 5 月 11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5 月 20 日

论文链接: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5.05.20088757v2

8.《从SARS病毒到武汉COVID-19爆发:早期流行病相似性及未来趋势预测》

发表刊物:预印本网站 bioRxiv

发表日期:2020 年 1 月 25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1 月 28 日

论文链接: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1.24.919241v4

9.《SARS-CoV-2二聚体主蛋白酶10微秒模拟数据分析 》

发表刊物:预印本网站 bioRxiv

发表日期:2020 年 4 月 12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4 月 16 日

论文链接: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4.10.036020v2

10.《计算分析表明,SARS-CoV-2可能是中间宿主》

发表刊物:预印本 bioRxiv

发表日期:2020 年 4 月 5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4 月 20 日

论文链接: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4.04.025080v2

11.《COVID-19暴发期间中国医务人员心理健康状况及应对策略》

发表刊物:预印本 medRxiv

发表日期:2020 年 2 月 25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3 月 7 日

论文链接: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23.20026872v2

12.《患COVID-19孕妇的死亡率:一例临床、放射学和组织病理学发现的病例报告》

发表刊物:《旅行医学与传染病》Travel Medicine and Infectious Disease

发表日期:2020 年 4 月 11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5 月 2 日

撤稿声明链接: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1477893920301332?via%3Dihub

13.《外科口罩和棉质口罩阻断SARS-CoV-2的效果:4例患者的对照研究》

发表刊物:《内科医学年鉴》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发表日期:2020 年 4 月 6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6 月 1 日

论文链接:https://www.acpjournals.org/doi/10.7326/M20-1342

14.《羟基氯喹或氯喹加或不加大环内酯治疗COVID-19:一项多国登记数据的分析》

发表刊物:《柳叶刀》The Lancet

发表日期:2020 年 5 月 22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6 月 4 日

论文链接: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1180-6/fulltext

论文内容:这是一篇关于羟基氯喹治疗 COVID-19 的研究报告,其结论是“羟基氯喹无法对抗冠状病毒,还与患者更高的死亡风险密切相关。”该研究号称涵盖了庞大的数据集,包括 6 大洲 9.6 万名住院治疗的 COVID-19 患者,提供了迄今为止最准确的临床疗效数据信息。在该论文发表后,WTO 等机构在第一时间“暂停临床试验验证羟基氯喹药物治疗”的项目。

撤稿经过:文中称其数据来自一家从未听说过的,名为 Surgisphere 的数据分析公司,他们提供的数据具体细节似乎令人难以置信。且在临床上,患者服用羟氯喹的安全性一向可控。于是国际医学界开始质疑该论文“数据掺水”。而后,《柳叶刀》聘请独立调查小组交涉该神秘公司,但该公司以签署保密协议为由,拒绝交出临床数据信息来源和数据库原始资料。

最终,论文作者因无法证实原始数据的可靠性,提出撤稿请求。

发表在柳叶刀上的论文

Science发表评述文章,称其为“疫情以来,第一个重大科研丑闻”。

15.《氯喹或羟基氯喹治疗COVID-19:为什么它们可能有害?》

发表刊物:《柳叶刀》The Lancet

发表日期:2020 年 5 月 22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7 月 9 日

论文链接: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1174-0/fulltext

撤稿经过:此文为前一篇论文的评论文章,继论文撤稿后,此篇评论也被撤稿并替换

16.《Covid-19的心血管疾病、药物治疗和死亡率》

发表刊物:《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

发表日期:2020 年 5 月 1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6 月 4 日

论文链接: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07621

论文内容: 论文研究结果表明,患有心血管疾病与 Covid-19 住院患者死亡风险增加存在相关性,但未发现 ACE 或 ARB 的使用会增加院内死亡风险。同样,该研究的大量数据页来自于 Surgisphere 数据分析公司。

撤稿经过:6 月 2 日,数百名研究人员再次发表公开信,要求 Surgisphere 向公众公开数据,并要求期刊进行自查。6 月 4 日,论文作者同样因为无法证实数据真实性而提出撤稿。

17.《冠状病毒被Thali或Ghanti产生的声音振动杀死:一个潜在的假设》

发表刊物:《分子药物与监管事务杂志》Journal of Molecular Pharmaceuticals and Regulatory Affairs

发表与撤稿具体日期暂无信息

论文链接:http://matjournals.in/index.php/JMPRA/index

18.《在深圳的 34 名儿童随着 2019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临床和流行病学特征分析》

发表刊物:《中华儿科杂志》

发表日期:2020 年 2 月 17 日

撤稿日期:暂无具体信息

论文链接: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2062875/

19.《FDA药物评价和研究中心的COVID-19紧急反应人员》

发表刊物:《美国药剂师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harmacists Association

发表日期:2020 年 4 月 6 日之后的某个时间

撤稿日期:暂无具体信息

论文链接:https://japha.org/retrieve/pii/S1544319120301588

20.《在冠状病毒爆发期间管理大学的运作》

发表刊物:《美国药剂师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harmacists Association

发表日期:2020 年 4 月 10 日

撤稿日期:暂无具体信息

论文链接:https://doi.org/10.1016/j.japh.2020.04.004

21.《伊维菌素在COVID-19相关危重病中的作用》

发表刊物:SSRN

发表日期:2020 年 4 月

撤稿日期:2020 年 5 月

论文链接:https://www.isglobal.org/documents/10179/6022921/Patel+et+al.+2020+version+1.pdf/fab19388-dc3e-4593-a075-db96f4536e9d

22.《伊维菌素在COVID-19疾病中的作用》

发表刊物:SSRN

发表日期:2020 年 4 月 19 日

撤稿日期:暂无具体信息

论文链接: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580524

23.《你的人工智能能区分猫和Covid-19吗?深度学习安全的样本有效不确定度估计》

发表刊物:ICML 2020 深度学习的不确定性和稳健性研讨会

发表日期:预计于 2020 年 7 月

撤稿日期:2020 年 6 月 17 日之前被取消

论文链接:https://api.deepai.org/publication-download-pdf/can-your-ai-differentiate-cats-from-covid-19-sample-efficient-uncertainty-estimation-for-deep-learning-safety

24.《COVID-19死亡率和维生素D的模式:一项印度尼西亚研究》

发表刊物:SSRN

发表日期:2020 年 4 月 30 日

撤稿日期:暂无具体信息

论文链接:https://emerginnova.com/patterns-of-covid19-mortality-and-vitamin-d-an-indonesian-study/

25.《SARS-CoV-2通过其spike蛋白介导的膜融合感染T淋巴细胞》

发表刊物:《细胞与分子免疫》Cellular & Molecular Immunology

发表日期:2020 年 4 月 7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7 月 10 日

论文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23-020-0424-9

另外,据 Retraction Watch 统计,还有三篇论文被暂时撤稿,分别是——

1.《Favipiravir治疗COVID-19的实验性研究》

发表刊物:《工程》Engineering

发表日期:2020 年 3 月 18 日

临时撤稿,现已重新发表,未作撤稿说明

论文链接: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2095809920300631

2.《在流感大流行期间,性行为应该被阻止吗?》

发表刊物:《美国皮肤科学院学报》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收稿日期:2020 年 4 月 16 日

撤稿日期:5 月 11 日左右,并被其他文章替换

论文链接:https://doi.org/10.1016/j.jaad.2020.04.140

3.《用于疑似/确诊COVID-19的孕妇阴道分娩的有效防护设备:分娩台防护罩》

发表刊物:《美国妇产科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发表日期:2020 年 6 月 15 日

撤稿日期:2020 年 6 月 25 日前

论文链接: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02937820306384

此外,还有一篇有争议的论文,处于被撤稿的边缘——

《羟基氯喹和阿奇霉素治疗COVID-19:一项开放性非随机临床试验的结果》

发表刊物:《微生物制剂国际杂志》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icrobial Agents

发表日期:2020 年 3 月 20 日

通过上面汇总的被撤论文清单,我们能够看出,被撤回的论文中,大多数发表在预印本网站。这也使得疫情大流行期间,预印本平台的公信力进一步遭到质疑。  

预印本科学性遭质疑

疫情期间,对 Covid-19 的科学疗法和专业治疗的急切需求,打开了科学家与公众之间直接交流的闸门。如今,科学家们不再等待研究成果经过缓慢的同行评议发表在科学期刊上,而是在他们的研究完成之后,就直接将研究成果发布在预印本服务器上。

与此同时,这种无视传统把关的做法,也引起了科学家和评论员的严重担忧:未经同行评议发表的文章,会不会存在拙劣的科学和危险的科学错误,存在错误的研究结果会不会在未经同行专家纠正之前,就在媒体上迅速传播开来?

此前,学术头条也报道了一篇题为《一些科学家急于将新冠研究发到网上,未经证实的科研成果“带偏节奏”读者难以辨别》的文章,以提醒读者预印本的精灵已经从瓶子里出来了,我们当客观辩证地阅读科研成果。

而就在上个月,斯坦福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在预印本服务器发布的一项研究称,美国加州圣克拉拉县的 Covid-19 感染病例可能比官方估计数字高出 85 倍,冠状病毒的致死率可能低至 0.12%,这使得 Covid-19 的致死率仅相当于季节性流感。这篇文章一经发表,就在社交媒体上被利用,成为支持一些活动的软弹药,这一论文也遭到了一些专家的强烈批评。

经同行评议的期刊论文,也不一定“靠谱”

最近几个月预印本平台文章的火爆以及招致的质疑声,并没有表明正式的同行评议对于科研成果发表至关重要,结果恰恰相反。

事实证明,即便最挑剔的期刊也始终允许发表有缺陷的研究成果,甚至是非常有缺陷的研究结果。例如,六月初,《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声称强制性面部遮盖物是 “形成流行趋势的决定因素 ”

PNAS 是一家享有盛誉的期刊,其网站声称所发表成果为 “权威来源” ,并致力于 “仅发表最高质量的科学研究” 。但是,这篇文章一经发表,很快就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了彻底的批评。截止 6 月 18 日,已有 45 位研究人员签署了一封正式呼吁撤回这篇论文的信件。

对于科学期刊的认识,人们一直存在一种错觉,那就是 “期刊有一种特殊的方式来分辨什么是好的科学,什么是坏的科学” 。而且一直以来,研究人员都在鼓励公众相信的两个神话:

  • 那些经过同行评议的期刊只发表可信赖的科学;
  • 值得信赖的科学成果只在同行评议的期刊上发表。

然而事实上,期刊的同行评议程序存在很多不足之处。当一篇论文评审时,只有那些受编辑邀请的审稿人才能评估论文质量,而且他们的评论几乎永远不会与读者分享。期刊同行评议通常也就意味着,作者在发表文章的过程中会进行少量的审核和批评。

并且在许多方面,期刊甚至都没有为确保科学发现的有效性而做出尝试。如果想要确保科学研究的准确性,期刊的相关条款应该要求作者向同行审稿人分享其数据和分析代码,并要求审稿人对结果进行双重检查。

而在实践中,审稿人只能根据文章中所报告的内容来判断其科学性,而看不到研究过程中更加详细的信息。

同行评议是否需要变革?

对于一项真正重要的研究发现,为确保其科学性,人们可能希望期刊会为此招募一个独立的科学家团队尝试从头开始复制这项研究,而这种情况明显基本上不会发生。

期刊确实会要求审稿人评价一项研究的质量,及其新颖性。大多数经过同行评议的期刊不仅要求研究的准确性,还会考虑影响因子等重要方面,例如作者是否是著名的科学家、或者他们是否出自著名的大学或者该发现是否有可能得到媒体的关注。

期刊编辑和审稿人可能会被论文主张的闪光点或作者的显赫地位蒙蔽了双眼,也可能会注意到一项研究的缺陷,但为了 "影响力 "还是会选择发表论文。无论哪种情况,他们都可以放心,因为他们不会因为同行评议程序而被追究责任。

而预印本的优势之一是,它们使同行评议的过程更加灵活,且审查过程从未真正结束。如果一篇论文被政策制定者采纳,或者研究人员后来得知其中有些方法存在缺陷的话,那么这篇论文可能就会受到新一轮的审查。

在期刊上,同行评议几乎总是仅限于三到四个审稿人,一旦论文发表了,论文审核工作也就结束了

相比之下,当论文以预印本的形式发表时,作者的同行仍在对其进行审查,但他们的审查并非是通过详细的审查步骤进行审查,取而代之的是公开批评。由于预印本是公开的,因此任何科学家都可以审阅该论文,并且可以使用注释软件将其评论发布到该论文上,或者分享到社交媒体上,供所有读者考虑。

当然,这并不是说转用预印本和进行公开同行评议就能解决期刊论文遇到的所有问题。在预印本中,一位知名科学家夸大或无根据的说法可能更容易被骂,而不是被宣扬。

但很明显的一点是,传统的审稿模式并没有达到大众赋予它的公信力。预印本使同行评议脱离了期刊的掌控,这为改进同行评议提供了巨大的新机会。

虽然不能保证预印本这种自由开放的同行评议就一定是严格的、公正的,但大家可以看到这个过程,看到评议是否彻底,评议是否看起来更加详细、公平。

实际上,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预印本平台上发表的文章,即使作者们会敞开心扉接受批评,但通常很少有人去阅读,也很少获得大量的评论和关注毕竟这些枯燥的研究,除了作者以外,全世界只有极少数人阅读过此类内容。

而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有关 Covid-19 等重要问题的研究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大量预印本文章和有争议的研究结果发表,并被媒体报道,甚至被媒体进一步夸大和歪曲报道,因此这类文章受到审查和批评的概率也就更大。

这或许就是为什么前文中提到备受争议的 PNAS 论文的一位作者抱怨,他和他的同事“不愿意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参与科学辩论。”

一方面,科学研究需要更广泛的监督和评价,但另一方面,社交媒体的参与则让科学话题的讨论变得混乱。

正如,两位新闻学教授在为《纽约时报》撰写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提到:最近所谓的预印本的传播,有可能只是 “ 在不习惯科学中固有的高度不确定性的普通公众中,造成了困惑和不和谐 ” 。

资料来源:

https://retractionwatch.com/retracted-coronavirus-covid-19-papers/

https://www.wired.com/story/peer-reviewed-scientific-journals-dont-really-do-their-job/

https://www.nytimes.com/2020/05/14/opinion/coronavirus-research-misinformation.html

往期回顾:

重磅:破“五唯”,不得把SCI、出国经历等作为限制性条件!不得填写人才帽子 | 高校教师职称改革意见稿发布

“工地院士”郑守仁逝世,他用一生守护三峡大坝

争相步入「情感计算」时代!你上车了吗?

[关于转载]:本文为“AMiner”官网文章。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保留文章标题及内容,不得删改、添加内容绕开原创保护,且文章开头必须注明:转自“AMiner”官网。谢谢您的合作。

二维码 扫码微信阅读
推荐阅读 更多